14

風影辦公室里馬基向我愛羅報告

「風影大人,入侵者1人已被捕,另1人死亡。千代大人和海老藏大人已送往醫院治療」

這時,敲門聲打斷了馬基,得到允許後,1個忍者慌張的衝進來

「風影大人,不好了,2位大人中的毒沒有解藥」

馬基激動的對著那名忍者

「什麼!你說什麼!怎麼會沒有解藥!」

「毒是最新型的,醫療部配不出解藥」

「村子的醫療技術落後,這樣下去2位大人會死的,只能請綱手大人來了,可是她現在是火影」

「風影大人,希望您能向木葉請求醫療支援」

我愛羅淡定的喝著茶

「木葉忍者明天就會到」

「疑!大人您何時請求支援?」

「昨天下午」

「昨天下午您已經知道有入侵者了嗎?」

我愛羅沒回話,但馬基已經知道答案了

「那您為什麼...」

「打草驚蛇...再說,很久沒有人跟我玩遊戲了」

2位忍者心裡很複雜,頭上流汗,心想

「風影大人的趣味真是特別」

「那犯人要如何處置?」

「岩隱的叛忍,有利用價值」

「還有就是...另1位入侵者是千代大人的孫子,赤沙蠍」

「千代婆婆會處理」

曉基地

佩因,小南,宇智波鼬,幹柿鬼鮫,飛段,角都,絕回報進度

「迪達拉他們失敗了,迪達拉被抓,蠍死了耶〜」

「哈哈〜他們竟然失敗了,這麼說一尾人柱力還蠻強的嘛〜老大,一尾交給我和角都吧〜」

「飛段,你別搞錯囉〜強的是他的通靈獸哦〜」

「啥?什麼意思?」

「參戰的只有他的通靈獸哦〜他只有在一旁觀戰,只有一次是迪達拉把炸彈投下時才出手哦〜」

「角都,飛段,去木葉偵查九尾人柱力」

「疑!那一尾呢?」

「一尾人柱力常常行踪不明,他就擺到最後在收拾」

砂隱

木葉派卡卡西小隊去砂隱支援醫療,手鞠也跟著他們0.2位忍者領路

「木葉忍者這邊請,我們已經恭候多時了」

忍者把他們帶到治療室,小櫻進去進行治療

手鞠看見羅砂走向他們

「四代大人,木葉忍者進去治療了」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手鞠」

卡卡西走向羅砂

「您好,我是木葉派來支援的小隊隊長,旗木卡卡西」

「複製忍者卡卡西,我知道你」

「可以說說發生的事情嗎?」

「我不能說太多,這是命令」

「是誰有權力能對您下這種命令?」

「是當今的風影」

「您是前代風影,照理說現任風影也要對您禮讓三分」

「現任風影不理這種說法」

羅砂把事情的原尾說了一遍

「犯人的口供呢?」

「他說的內容跟一切無關,一直說讓我們見見他的藝術」

「看來組織的事都不會說,那另一位呢?」

「已經死了」

「這樣啊〜可以讓我見見現任風影嗎?」

「我知道了,我會去通報的,但是五代的行踪不定,我無法安排」

「木葉的複製忍者旗木卡卡西嗎?」

突然冒出的聲音把2位都嚇了一跳,聲音的主人是一位穿著黑色斗篷的人,看不見面容

「這位就是現任風影」

「風影大人,您好,我是火影派來的小隊的隊長。我想請問一下關於曉的事情」

「四代已經告訴你了,我們知道的情報只有這些」

「我知道了,我會回報給火影大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