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部的年度报告会议,是最令人不胜其烦的。赫敏·格兰杰是这样认为的。

每到这一天,魔法部长、各个司的高层、他们的左右手以及威森加摩的成员都会齐聚一堂,为魔法部本年度的工作作出总结——以及一定程度的炫耀与勾心斗角——至少赫敏认为,后者才是这项会议最主要的目的。

而此刻,赫敏抱着魔法法律执行司需要在会议开始前交到魔法部长手里的文件,站在部长办公室门口已经15分钟了。

"怎么回事?普利丝到底要让我等多久?"赫敏不耐烦地跺着脚掌,看了看部长办公室门前空荡荡的部长秘书办公桌,又扭头不停地四处张望。

她忍不住再次上前推了推门,无法打开,敲了敲门,依然毫无回应。

15分钟前,她来到这里时,部长秘书普利丝·赖德正一脸紧张地收拾着一大堆文件。她朝普利丝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刚准备像往常一样径直走进办公室时,就被普利丝几乎是以飞奔的姿态从桌子后面冲了出来,拦住了她。

"很抱歉,赫敏。"普利丝一边说着,一边忙乱地将她刚刚收拾好的文件一份一份拿进怀里抱着,"部长正在进行一个非常重要的会面,所以得麻烦你先在这里等一下了。"说完,普利丝抱着文件,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一条门缝,闪身挤了进去。

"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赫敏轻轻皱起了眉头,却也无可奈何,只好乖乖等候。

然而,随着会议时间的临近,赫敏开始紧张起来。她手里的文件必须要在会议开始前交到金斯莱手里,若他无法提前浏览,在会议上面对威森加摩事无巨细的询问,恐怕他将难以抵挡。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忍不住走到了办公室前,将耳朵贴在门上,试图找到任何一丝能让魔法部长在年度报告会议前把时间耽误到这么晚的理由。但显然,她不可能听得到任何东西。

她叹了一口气。

突然在这时,门里面传来了声响,就像闭耳塞听咒被解除,一瞬间,椅子腿摩擦地板、人的脚步声走动的声音开始传了出来。

她立刻紧张地往后弹了两步,迅速走回到普利丝的办公桌旁,抱起了自己的文件,假装若无其事。

然而,当德拉科·马尔福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第一个从打开的门后出现时,赫敏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那个瞬间,他们四目交汇。

在他们视线交接的这几秒钟里,德拉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他只是安静地用深深的目光看了赫敏一眼。然后,随着他的脚步迈进,他们的目光错开回到各自的前方,他的脚步声,也渐渐消失在走廊里。

在刚刚那十几分钟里,赫敏有设想过里面的到底是什么人,也许是某个司长,也许是某个威森加摩成员。但她从未想到过,会是德拉科·马尔福。他作为魔法国际合作司的司员,并非高层长官,为什么会值得金斯莱牺牲这个这么重要的时间去接待呢?

不过,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赫敏看着此刻大开的办公室大门,轻轻摇了摇头,把刚刚的疑惑从脑子里甩出去,然后径直走了进去。

然而,办公室里除了金斯莱和普利丝之外,还有一个赫敏意料之外的人——哈利。倒不是说哈利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但若他和德拉科一起出现在这里,那就非常稀罕了。此时,普利丝和哈利一左一右地站在坐着的金斯莱的两侧,三人正神情严肃地小声讨论着什么。

赫敏不得不清了清嗓子,提醒他们她的到来。

"喔赫敏,"金斯莱抬起头,换上了温和的表情,"有什么事吗?"

"我来交给你待会会议上要用的魔法法律执行司的文件。"赫敏走了过去,将手上的文件递给了金斯莱。她的余光看见,普利丝正在将桌面上几张空白的纸张小心翼翼地收进手中的文件夹里。

"喔对,没错。"金斯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差点把这事忘了。"他立刻接过文件,甚至没有时间再与赫敏多说一句话,便开始一目十行地翻看起来。

"那我就先走了,待会见,部长。"哈利微微躬下身子对金斯莱说,而后者只是埋头在文件里,对他发出了一声含糊的回应。

而后,他又抬起头对普利丝点了点头示意道别,然后走到赫敏身边圈住了她的肩膀,带着她一起向门外走去:"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准备一下去会议现场了。"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在走出门口后,赫敏往后撇了撇头,轻声问道,"德拉科·马尔福?"

然而,哈利并没有直接回答。他露出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等会议结束之后,我会告诉你的。"

哈利的这个样子并不多见,因此,赫敏也知趣地不再多问。

他们提前了一些时间到达地下十层。年度会议通常都是在地下十层最大的那一间1号审判室进行。

尽管会议在审判室进行,但因为并不会有审判发生,所以相比起平时来到这里的人们,这个时候的与会人员通常都会比较轻松自在,随着会议时间的临近,大家开始说说笑笑地逐渐落座。按照惯例,在这个环形的阶梯座位房间里,每个司都会有自己划分出来的座位。哈利和赫敏来到魔法法律与执行司的区域,挑了第一排坐下。

几分钟之后,德拉科便跟在魔法国际合作司司长加里特·亚克斯利的身后,坐到了他们对面的第一排位置上。

由于刚刚那神秘的小插曲,赫敏的注意力不自觉地便落到了对面的德拉科身上。她忍不住隔着这一大段距离,开始观察起他来。

尽管他们同在魔法部工作了好几年,但因为工作性质的不同,她鲜少有机会能碰见他,她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么多年来,她与他唯一的交集,就是在去年的年终舞会上,他突然来邀请她跳了一支舞。说实话,这让赫敏当时差点当场吓出心脏病来。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应邀,又是如何跳完那支舞的。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当时说话一定是非常结巴的。所以,她觉得,一定是她的大脑觉得她当时实在是太丢脸了,所以启动了应激保护机制,自作主张删除了那段回忆。

就算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觉得超级丢脸啊。她甩了甩脑袋,趁着还没被羞耻感淹没之前,赶紧让自己去想点别的事。

一边想着,她再次把目光锁定在德拉科身上。这么多年的魔法部工作,让他的气质有了很大的变化。更沉稳了?赫敏皱了皱鼻子,在心中寻找着合适的形容词。此刻,他正表情严肃地和亚克斯利司长低声讨论着些什么。他能在魔法国际合作司司长的左右前来参与会议,说明他起码不是普通司员,至少也是司长的左右副手。

这让赫敏更加好奇,金斯莱会找他谈什么呢?

这时,和亚克斯利谈话完毕的德拉科抬起了眼睛。他的目光轻轻一扫,轻而易举地和赫敏的眼神交汇到了一起。

赫敏的内心一震,不知所措地瞪直了眼睛。很显然,如果此刻匆忙错开眼神,就显得好像她刚刚一直在偷偷观察他一样——尽管事实的确如此——赫敏并不想让他觉得,她对他有什么偷偷摸摸的兴趣。因此,她就像僵住了一样,几乎是以瞪视的姿态,与他死死对望。

很显然,赫敏这个样子让德拉科稍稍惊了一下。他皱起眉头,不解地回望着赫敏,然后在几秒钟之后,率先错开了眼神,看向别处。

赫敏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被当做个怪人总比被当做是暗恋他要好吧。她哑然失笑。

这时,随着一身紫衣的威森加摩成员们陆续到来,会议准备开始了。在会议开始的前一秒,金斯莱和普利丝才踩着点匆匆到场。

正如赫敏所预料的,这个会议非常冗长又无聊。在会议的前半部分,大多数时间都是金斯莱独自一人站在这个圆形房间中央的那片被座位围绕着的空地上,进行魔法部的工作汇报,并时不时回答威森加摩成员提出的问题。在某个时间段里,赫敏甚至都能听到身边的哈利打呼噜的声音。

而在金斯莱的汇报结束之后,轮到各个司发言的时间,整个场面开始进入热闹的环节。

"非常精彩的发言,部长。"几乎在金斯莱结束报告的那一瞬间,一个带着傲慢腔调的男人立刻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沓文件,慢里斯条地从座位处走到了房间的中央,站到金斯莱的身旁,朝他露出毒蛇般的笑容,"就是不知道,你刚刚所说的计划里,能完成的到底有多少?"

"Ugh,"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的哈利发出了嗤之以鼻的声音,用肩膀顶了顶赫敏,"托基尔·特拉弗斯,讨厌的家伙。"赫敏赞同地点了点头,眯起眼睛盯着场上的这个家伙:"传统纯血派的代表。"

"既然我们能把这些计划提上日程,当然就有把握完成,特拉弗斯先生。"金斯莱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那可不见得,部长。"特拉弗斯从容地迈着步子,向威森加摩成员的高席走去,他将手里的那份文件递给了第一排其中一位年长的男性威森加摩成员手里,后者朝他点了点头,接过了文件。接着,他得意地回过身,看向金斯莱,说道,"你的规划温温吞吞,会让这些家伙都丧失奋斗的意志的。你不能总当两面派,想着谁都不得罪啊。"

"我可不同意你说的,特拉弗斯先生。"这时,加里特·亚克斯利站了出来,同样拿着一份文件径直走向威森加摩坐席,递给他们,"尊敬的先生女士们,这是魔法国际合作司去年的项目情况表,相信你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魔法国际合作司带来的收益几乎撑起了整个魔法部百分之七十的收入。"然后,他带着自信地表情看向特拉弗斯,"特拉弗斯先生,我觉得圆滑也是一种很可贵的品质,就看你怎么使用了。我想,你这些过时又守旧的计划,恐怕只会让你不仅得罪人,还捞不到好处。"

特拉弗斯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那么部长,"接着,亚克斯利又转向金斯莱,扯起嘴角一笑,"我想今年,魔法国际合作司的预算,可以继续增加了吧?"

"原来亚克斯利司长说了这么多,还是为了要钱啊。"特拉弗斯冷哼了一声,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道,"要是这方面来说,我可比你省心多了,对不对,部长?"

"我想,我给你的预算已经够多了,亚克斯利。"金斯莱微微皱起了眉,"若再继续增加,你让我对在座的其他司长如何交待?"

"钱是我赚回来的,我还以为,多劳者多得是很明显的道理呢。"亚克斯利提起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亚克斯利司长,"这时,他们身后的其中一位表情严肃的威森加摩成员开口了,"魔法部可不光是一个生意场,不是谁赚得多谁说了算。要我们来说的话,说不定换了一个人在你这个位置,他还能赚的更多。"

这句话就像是石头扔进了湖水里,这个圆形房间里人们的耳语声就像是湖面激起的一圈圈波纹,窸窸窣窣荡漾开来。亚克斯利的脸颊因为咬了咬牙关而鼓起一块,眼睛下方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哎呀,亚克斯利司长吃了个哑巴亏呢。"特拉弗斯的脸上浮现出看好戏的表情,然后转向了金斯莱,"不过,部长,我很好奇,既然你不打算把预算分给亚克斯利,那么这些多出来的预算,去了哪里呢?据我所知,各个司长们都表示他们的预算没有任何增加呢。该不会,全都还在你的部长办公室吧?"

"预算当然都有正确使用的地方,难道我都要一一向你汇报清楚吗?"金斯莱的脸颊抽动了一下,语气有些失去克制起来。

"不需要向特拉弗斯说清楚,但总该向威森加摩说清楚吧。"亚克斯利也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眯起眼睛看着金斯莱。

威森加摩高席上的所有眼睛,就像秃鹫盯住腐肉一样,此刻全部齐刷刷地盯住了金斯莱。

这时,普利丝举起手,想要向特拉弗斯示意她可以代为回答。

然而,特拉弗斯拉下表情,严厉地朝普利丝说道:"赖德,现在是男人们说话的时间,还轮不到你上场。"

这句话让赫敏以及威森加摩坐席上的一位老妇人明显地皱起了眉头。普利丝尴尬地缩回了手臂,看了金斯莱一眼,后者只是朝她轻轻摇了摇头。

而赫敏,并不打算让他这么嚣张。她站起身来,不顾身边哈利的轻轻拉扯,用响亮的声音开口,为金斯莱解围:"特拉弗斯先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仔细看过预算表,很显然,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每个部门的预算其实每一年都在增加。魔法部每年都在涌进各种有识之士,带来更多的项目,你觉得手里的钱没有增加,只是因为我们要养的人更多了。而且,我看过你的计划案,说实话,你的计划虽然大刀阔斧,但实际上对麻瓜血统巫师以及女性巫师都含有一些隐藏的不友好条例,这可称不上一个好的计划。"

房间里荡漾起了更多讨论声。而刚刚仿佛对这场争论不感兴趣,一直垂下眼神看着地面的德拉科,此时也抬起了眼睛,看向了赫敏。

特拉弗斯死死盯住赫敏,蠕动了一下嘴唇,然后咬着后槽牙说道:"我想,好的计划总有一些先后顺序,格兰杰小姐。"

"那么,"这时,刚刚那位对特拉弗斯皱起眉头的威森加摩老妇人挑起一抹微笑,说道,"我想你下次在调整你的计划书的时候,应该优先考虑一下女性和麻瓜血统巫师,毕竟,我们在威森加摩成员里也不占少数。"

话音落毕,威森加摩高席中起起伏伏地响起了一些轻轻的赞同声。而刚刚接过特拉弗斯文件的那个男人,闻言微微皱了皱鼻子。

特拉弗斯紧紧抿起嘴唇,不悦的表情让他的脸愈发阴沉。这次轮到亚克斯利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朝特拉弗斯咂着嘴摇了摇头。

赫敏露出一个笑容,但很快就压了下来。她满意地拍了拍袍子坐下,与高席上的老妇人远远地对上目光,后者朝她轻轻点了点头。

她回过眼神,发现德拉科也在看着自己。他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朝她撇了撇嘴。赫敏不知道该如何做出回应,她只好抿了抿嘴,然后慢慢地转开了目光。

当各个司长发言完毕,这场漫长的会议终于结束时,哈利忍不住打了两个哈欠,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来吧,赫敏。"哈利擦了擦刚刚打哈欠打出的眼泪,站起身来,朝赫敏摆了摆头,"我该和你说正事了。"

"什么事?"

"当然不是在这里说。"哈利说完,立刻迈开大步,朝门口走去。

他带着赫敏快步走进电梯,一路上一言不发,似乎在认真地打着腹稿。这让赫敏感到非常奇怪。当他终于带着赫敏回到他的办公室,将门锁好,并施上闭耳塞听咒之后,他将她按在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然后绕回到办公桌另一边他自己的座位上。

紧接着,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他认真地盯着赫敏,说出了一句,赫敏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的话。

"赫敏,很抱歉向你提出这个要求,但恐怕,我们需要你和德拉科·马尔福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