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魂曲/Forbidden Siren的一切均非本人產物。

一代短篇 – 紅

他已想不起自己在這地方逗留了多久。他腦海中只有最近的記憶,只有耳邊不停喧鬧著的搖滾樂,只有一張張雙眼流著緋紅的血液和空洞眼神的臉孔,只有那些傢伙在藍色火焰中抽搐扭動著的影像。

「嗄... 嗄...」

又一次激烈揮動手中的劍和獵鎗,眼下滿是火陷剩下的渣滓,他緊張地原地轉動,恐防身邊有任何還有動靜的東西,恐防還未完全剷除那些傢伙。那些令他厭惡噁心的傢伙。他已習慣讓身體長期處於這種精疲力竭的狀態。他已忘記熟睡為何物。

來回看過十數遍後,他才放鬆緊捱武器的雙手,緩緩起步走。他卻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因為這裡沒有他想去的地方。他現在才發覺隨身聽的電池不知何時已用完,但耳邊像還響著歇斯底里的歌聲,再加上代表死寂的耳鳴。

他抬頭,到處都被不會化開的霧籠罩。沉重的水氣在他四周,濕氣令他混身不自在。無奈他沒有選擇,只能不斷呼吸著這些紅色的霧氣。當初還有點作噁的感覺,到現在他已完全麻木。走過已面目全非的破舊鄉村木屋,走過以木板堆砌成的古怪人工建築物,他一直走,到處都是熟識但令人反感的景物。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因為他沒有想去的地方。

到底他在這裡是為了什麼?

走了很遠很遠,體力透支的他已感到口渴難耐。對這個不是現實也不是地獄的地方早已熟悉的他憑本能似的在迷濛的紅霧中走到河邊。

他放下手中的武器,雙手探進河水中,冰涼的感覺帶給他短暫的舒暢感。盛了一點水,雙手移向口部,甜美可口的水令他一喝再喝。他閉上雙眼享受著這罕有的愉快時刻。喝了良久,他滿足地嘆了一口氣,用手背擦去流到下巴的水。

一張眼看,手背被染成血紅。

面前的河流是一樣的血紅色。

心中的驚慌感一湧而發,被抑壓已久的恐懼一發不可收拾。他蹲在原地大叫大喊,雙手死命抓著零亂的頭髮,全身肌肉像是抽緊著的疼痛,在地上不住翻滾,衣服也被紅色的河水沾濕。

其實一直以來他都活在恐懼中。他憎恨這個世界的一切,害怕要永遠永遠留在這個世界這事實。

他什至想自己的意識永遠消失。

恭也...!

令人懷念的聲音響起。

恭也...

他望向四周,一個人也沒有。

勉強撐起無力的身體,他正躺在河水與泥地的交界處。他爬回地上,看到河中的自己的倒影。

除了他疲憊的身影外,水中的他的倒影還有一位長髮的少女從後抱著他。少女的臉枕在他的肩膀上,瘦弱的雙肩微微顫抖著。

他想回頭看,但像是覺得他的視線一但離開使不會再看到她似的,定目看著水中的倒影。

對不起,恭也... 你要堅強。

少女抬頭,那是能令感到安心的臉孔。

快點離開這裡。快醒來吧。不要被吞噬...

雙眼一瞬間睜開。往四處仰望,還是被紅霧包圍的空間。他嘆了口氣,發鬆身體往身後的大樹靠去,伸手擦過額上的汗,呼吸仍很急速。

過了良久呼吸才回復平穩。他再次閉上眼,心中責罵自己,怎可以這樣屈服?不能被黑暗浸沒。對美耶子的約定,他一定要遵守到底。

不只要消滅村中的一切,還要一直待在她身邊,就如她一直待在自己身邊一樣。

「謝謝你... 美耶子。」

只要有妳在,一切恐懼我都可以克服。

所以,請永遠留在我的身邊。

右手的舊傷口彷彿有股微熱慢慢散至手掌和手背,整隻手被暖意圍繞。他微笑著回應她的心意。

「我們... 永遠都會在對方的身邊。」

----------------------------------------------------------------------

這是在下心目中的SDK...

儘管是位強者,也會有他軟弱的時候吧

即使擁有神力,他其實只是個十多歲的都市年青人

恭也要永遠留在被墮辰子洗禮過後的異界,為了生存下去被逼要喝著被祂的血污染的血水。我想會是這樣吧。

其實就算有美耶子在旁,我還是希望他能返回現世

永遠逗留在這種地方,對誰也是太殘酷了

-----------------------------------------------------------------------

最近老在寫中文小說... 其實可以說是停產好久了

這篇也是數個月前的產物了

在這裡貼中文小說... 真的會有人看嘛? a

Anyways... 如果能看至這裡, 請再多花一分鐘留下數句話給我這沒用的作者啊

在下... 真的很需要motivation呢(笑)

希望下一篇會是英文吧

當然中文也會繼續寫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