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色记忆里,三人的幻想与回忆交错。
    梦醒后,只留下寂静与空荡,寂寞如藤地围绕。

――― 题记

来到异国的土地已快3年。这漫长的时间里,从未明白过自己的感情。蓝色与紫色的回忆褪去,只剩黑与白。窗外,雪在飘,从窗俯视,仿佛看见了天真的孩子正在互丢雪球。冷空气透过肌肤,即使在室内,依稀觉得冰冷。轻叹,无力。与寂寞相伴时,总会回想从前。

那年夏天,我踏足于异国。望着眼前略高10cm的男声,我微微抬头。

"我是佐助。"简略地介绍自己,是不愿意还是什么?

"我叫井野。"对他微笑,表示友好,非花痴。

黑发黑眸,全身服饰都属暗色系,更突显他白如雪的肤色。

"来自?"本以为他绝不再发问,所以对他的问题稍微呆了下,而他也只是微挑眉。

"意大……"忽然,眼前闪过一摸粉影。绯色长发,碧绿双瞳,很特别的女生。我眨了眨眼,直觉是 - 她很漂亮。答案停顿,倒勾起他的好奇心。他回身看见了她, 依然面无表情,而她却向我们走来。

"佐助君,她是…?"轻启朱唇,她回眸望着他,他不吭声,留下一场尴尬。然而她却神态自如,回过身伸出手,"你好,我是春野樱。你叫我小樱吧。"与她握手,表示回敬。"我是井野。"第二次介绍自己。樱无视了佐助,和我问好起来了。

"第一次来到日本么?"

"嗯。"轻轻点头。

"日本的夏天可有很多活动,到时带你去看看。"

"哦。"似懂非懂地附和。

那年夏天,我认识了他们,意外地与他们成了好友。谁说国外的人就很高傲的?爸,你错啦!时不时写封家书回去,也与那保护欲过强的父母提起他们,父母见我在外国呆得好,唠叨也少了一大半。

犹记雨后的傍晚,雨露随叶滑落,踏在湿溜溜的杂草上,任由微风吹过脸庞。在转角处,看见佐助低头漫步,对周围似乎无欣赏之意。"佐助!"一贯冷漠地回头,看见我时,眼神却不再凌厉。"哦,井野啊,你住在这一区吗?"没头没脑的蹦出一句。

满面黑线,前几天不是告诉过你了吗?难不成你老人痴呆了…

像当场被抓包的小贼一样,佐助不好意思地摸头假笑…

"嗯…"轻轻越过佐助,"有事,先走了。"其实自己得空的很。留下紫色的背影,佐助现在的眼神可是比夕阳还要有融化力,可惜井野没看见。


七夕祭,是源于牛郎织女七夕相会的传说而举办的节日。小樱拖着佐助,带着我,一起到城镇里观光一番。家家户户门前都竖起竹竿,上面挂着各具匠心的五彩 诗笺或燕尾旗,争相媲美。豪华的装饰鳞次栉比,凝聚着各种情趣,让我深深地体会到这七夕祭。这天,树上挂着的彩带称"七夕带"。据小樱说,那是古老的传说 了。若在松树或竹子上挂上它,向上天祈祷,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我和小樱努力地把彩带挂上去,可是它却不听话,没两下就滑了下来。劳累的一番,我终于耐不住地说:"我爬上树挂好了。"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就 是这么顽固。或许佐助听见我所说的而觉得可笑,或许他觉得我们正在浪费时间而不耐烦,站在后面看戏的他终于懒洋洋地走过来,拿过我俩手中的彩带,很轻松地 挂了上去。隐约看见回头的他嘴角勾出嘲笑的弧度。然而小樱却一副陶醉的模样,脸上带的隐隐红晕。那刹,我定了魂。因为,我看出了其中。

这天,注定让三人痛苦。

续七夕祭,时间如飞地过了… 7月的某天里,佐助带我到大阪, 小樱因有事在身而无法陪同。大阪正庆祝天神祭,即使是大热天,狂欢的人群依然 在广场上使劲地抬着装饰得十分华丽的神舆,兴高采烈地向前挺进。夜里,我俩跑去游乐园,只为乘摩天轮。在摩天轮的最顶端,可以清晰地看见整条河,河里都是 迎神的人偶船、鼓乐船、照明船、伴唱乐队。灿烂的烟花竞放,将河装饰得热闹非凡,宛如美丽的神话世界。在这种热烈的气氛里,佐助在我耳边轻轻地道了几句 话。脑里一空,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揪着了自己的心脏。怎么可以…这样呢…?

隔日,在学校走廊遇见了佐助。他反常地主动和我打招呼,还顺手把我手中的书接了过去。无奈地打开班门,却被小樱发现了他手上的那叠书。下课 时,佐助还是反常地约我到图书馆。此时,我清楚地感受到从角落射来的目光,还带了点怨恨。真的,很可怕。佐助见我频频拒绝,过了几天也不再和我联络了。小 樱也不再找我畅谈。顿时,我好像失去了两个好友,空荡代替了他们。为了回避佐助,我找了3位同学一起合租一间屋子,从此远离他。失去了他俩,却和雏田,天 天与手鞠好上了。

表示放学的铃声终于响了,看见天天和雏田在门口等着我,我不由得赶快拿起书包与他们一起回家。抬头,却对上绿瞳,眼前的视线被绯色遮去一大半。我心知为何事,便向雏田天天挥手,让她们先回去。小樱把我带到一棵樱树下,回身便问:"佐助他怎么样了?"话中有话。

我摇头道:"我不知道,你自己去问他吧。"

"怎么会?自从你们去了大阪后,我看见佐助在变化。"

"什么意思…"我心里有数,而她,终于坦白了。

"我知道,佐助他对你有意思…"

"那不代表什么…"

"你那么美丽…"她不理会我,继续自言。

"我在意大利已经有了未婚夫。"寂静…………

没想到,原来说谎还可以那么平静。

"所以,你明白了吧。"转身,以她不思意的眼神做为句号。


下午,我接到了佐助的电话,他坚持想见我一面。即来之,则安之,今天把所有问题解决吧。他早已坐在长凳上,望着他的背影,我居然感到一丝惆怅。海风划过脸颊,吹起了一丝金发。

"听说,你已订婚了。"像是疑问,像是陈述。

"嗯。"把蓝眸定向海景,不敢望他。

他轻叹,"我要去欧洲深造了。"

惊讶… 该逃避的人应该是我,为何你逃得比我还快呢?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

"你不知道小樱她喜欢你吗?"

这回轮到他惊讶了。"我…我和她只是青梅竹马,因为我爸生前认识她爸。我对她……仅仅停留在朋友。"心里对小樱犹生怜意,要是让她听见,不知可哭上多少回了。

纳闷、无奈… 是谁让我卷入着旋涡中,爱情与友情交叉的同时,你只能二择一。

第二天,佐助不再在校园里出现,小樱为此哭红了眼,可惜佐助他不知。不久,佐助离去的事情,终于淡忘于人脑海,而眼前的小樱却与另一位富家公 子 - 我爱罗好上了。看着小樱和他两人在大庭广众下搂搂抱抱,我不禁暗自叹气。小樱她,不再是我所认识的春野樱了。陈旧的友情早已破裂,即使我不选择爱 情,也不小心地伤害了友情,结果只是两者皆失。

沉闷的学校传出惊人的消息,划破了校园的宁静。

春野樱不再回来了。

是的,她不会回来了… 据她舍友说,她逝世的前一天,哭得异常厉害,别人没她办法,就让她一人留在宿舍里哭个够。结果半夜开门一看,她早已断 气,救不回了。听说,是服了大量的安眠药。但我知道,那天是……佐助的生日…或许她还放不下吧… 而她舍友还偷偷告诉大家,春野樱几乎每天都在抽泣,只因 为她接受不了她的一厢情愿,接受不了佐助离开她。

雏田的话再次在我耳边响起:"你不属于陶瓷娃娃的精致,学习放下吧。这些是命运啊…"

蓝瞳影出天天睡相,现在是2.30pm,没忘了待会儿要叫醒天天。门铃声作响,打断我的思路,坐在窗边的我急忙跑去开门,肯定是手鞠又忘了带锁匙出门了。动作留利地打开门,而门前非预期的金发女子,而是… 我眨了眨眼,真的是他,一定不会错的。

看见他,回忆再次被勾起…

宇智波 佐助…

『 完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