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Valentine's Day Repeated

Author: Cosmic

Translater: unicorn

Pairing: Draco/Harry

Rating: R

Disclaimer:I want but you know they were not。

Auteur's Email: bananacosmicgirl
Aauteur's Site web: www . cosmicuniverse . net
LiveJournal: bananacosmic . livejournal . com

Chapter One

Draco Malfoy 在鏡子中熟練地檢他自己視頭髮。他若沒有絕對完美是不會離開這個房間的,尤其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這會更加嚴重。每個女孩 - 和很多的男孩 - 會在這天見到他, 希望引起他對他們的興趣。男孩們會在 '空閒的時刻' 送他特別的或一些無意義的禮物,而女孩們則或多或少希望能從他那得到一張卡片。

情人節通常是在Draco的房間多了許多提醒他'這是誰的- 或 – 哪一個人'送的花,新的項鍊和禮品中結束.

有人敲門,片刻後,Pansy Parkinson趾高氣揚地走進房間內。身上穿著寬鬆的睡袍。她的紅色花邊胸罩和內褲清楚地顯示, 她的雙腿明顯地站開。 Draco想知道她是否用了提高胸部罩杯的魔咒 - 它確實看起來就像這樣。

" Draco ," 她嗲聲嗲氣,"我不知道今晚該穿什麼衣服?"

Draco盯著她看。 Pansy還沉浸於他們將在天文塔上幽會的幻影中,不管Draco怎樣告訴她這事再發生一次的可能性, 她還是聽不進去。她仍然單方面相信, 拙劣的性愛分享是他們最美好的事物而且他們將來會步入禮堂,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她需要檢查一下她的腦袋。

" Pansy ," Draco冷冰冰地說,"我們不會再有一次該死的約會。我才不關心妳決定穿哪一件醜陋的衣服因為我不會在妳附近的任何地方也不想再見到你,所以妳自己決定。"

Pansy看著Draco。然後她的下唇開始顫抖,眼淚奔流下她的臉頰。 "你為什麼要如此惡劣 ?" 她在回過頭跑出房間之前對他尖叫。

Draco的眼睛離開了她回到容貌與他酷似的人身上。

"你看起來真棒 ," 鏡子告訴了他。

"我知道 ," Draco說。

大廳都是人。到處都是,照理說情侶們接吻彼此的手在對方身上游移時不應該是當老師在場的時候,但在情人節這天,學生們似乎較少煩惱到這一個事實。粉紅色的心型散落在桌上和心形的雲漂浮在被施魔法的天花板。

Draco冷笑地越過黃金三人組, 他注意其中二個 – 麻種和鼬鼠 - 正努力將自己的舌頭伸進對方喉嚨裡。而Potter看起來無所是事。

Draco大步走進大廳, 察覺到所有的學生都轉向他。Draco看起來總是完美,而在這些新長袍和長靴的襯托後,讓他更近無瑕。然而沒有一個女孩敢靠近他,直到Draco和他的痴呆保鑣坐進 Slytherin桌的座位大廳才開始恢復在有他到達之前的交談。

從Draco開始享用他的早餐以來 , 他的桌前就沒有少於十六隻貓頭鷹的停留。想當然爾是有一大堆貓頭鷹羽毛Draco希望一旦鳥兒們不見後它們沒有將任何一根羽毛遺留在他的碗裡。

滿桌子的卡片和小禮物似乎沒有引起他一丁點興趣。厭煩的神情掛在他的臉上, Draco打開其中一張卡片 - 那是一個叫Mandy Brocklehurst, Draco和她有。。。在僅僅數個星期前上過床。 她有一頭蓬鬆雜亂的頭髮, 但是還不夠漂亮或聰明到足以引起Draco的興趣。她的同伴 Ravenclaw 學院的Lisa Turpin, Draco從沒想要和她約會, 同樣也送了一張粉紅愛心的甜蜜卡片。

有三張卡片來自更年輕的 Hufflepuff學生,但靠近他們或與他們任何一個人約會哪一個想法都會讓Draco連想到戀童癖而戰慄。更確切的說Slytherin 王子為自己設了些局限。 Megan Jones是另一個送了一張比較高雅上面只有一顆心的卡片, 倒不如說她是一個Draco不介意再帶她上床的美麗女孩。那女孩擁有著小機智和很棒的身材。 還有Wayne Hopkins也必須被提及, 她也送他一張卡片, 上面附註一個敘述, '我上星期渡過了個美好的時光。' Draco幾乎哼地一聲 - 他們當然渡過了美好時光。 Draco是大師。

Draco瞄過卡片的其它部分; 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事。到目前為止,這天已經讓他得到二條新的銀項鍊和一個小龍模型, 當 然也是銀做的。 Gryffindor 沒有人送他任何東西 – 這不令人驚訝, 那就像是出賣他們學院似的 – 也沒有一個Slytherin 學生為Pansy挺身維護。當 Slytherin學生偷偷摸摸地將一張表達愛慕某人的卡片送到的時候,那也不令人感到奇怪。

Draco繼續吃早餐, 勉強和他的同學打交道因為他們交談的內容非常無聊。當他打開另一張卡片時Pansy傾身貼在他身上但是Draco沒有注意到,而她也慶幸他的忽視。

結束後,Draco正要離開桌子時一隻貓頭鷹飛進大廳內。是一隻學校貓頭鷹, 它嘴裡銜著一枝紅色玫瑰。大家定住凝視著環繞在桌面上飛的貓頭鷹。最後,它在Draco面前登陸。

"什麼 --" Draco喃喃低語, 疑惑。今天的遞送已經夠多了。

貓頭鷹用腳抓了他一下以便他能拾起玫瑰。瞬間,Draco心想,如果這是來自他的父親或黑暗公爵,但是他自嘲這是愚蠢的。他們其中一個為什麼要送他一朵熱情的玫瑰? 不,這很顯然的是某人送他的情人節禮物。

他奪走了貓頭鷹嘴裡的玫瑰。鳥在飛走之前在桌上挑選了一些麵包屑。

"誰送的 ?" 問的人是Millicent。 Draco對她冷笑。如果 Slytherin 的人之中有人夠愚蠢把情人節的禮物送來給他,那就是她。如果要說取決於她的理由是,她不夠聰明。

"不關你的事 ," Draco對她說。沒錯, 但事實上Draco根本不知道玫瑰是誰送的。然而他有一個想法。。。

Draco走路去他的第一節課, 讓他的痴呆保鑣走在後面, Draco回想過去幾星期。玫瑰並不是他收到第一份陌生又匿名的禮物。在他的床頭櫃上有不定時由貓頭鷹遞送而出現的小東西擺放著。在那有一幅Draco認出是Gryffindor的Dean Thomas早在數個月完成的畫。 Thomas不太可能是那個神秘陌生人, 僅管 - 他瘋狂地與 Finnegan 相戀, 另一個 Gryffindor。此外,大家都知道Thomas送畫給每個七年級的人。

而且已經有太多的禮物。一個翡翠戒指,一條龍咬著自己尾部造型的珠寶是多麼的與Draco契合。 Draco唯一沒有穿戴的理由 , 是它會引發出太多疑問。

他還收到一個由土耳其玉石製成的美麗護身符- 上面鑲有Draco的誕生石(珍珠)和守護石(紅寶石)。巧奪天工,而且這護身符現在正躺在Draco胸前。當然, 他有用他所有拼的出來的咒語檢查過護身符但是沒有發現任何惡咒。在那上面全都是保護與正向的強大的魔法。

現在有了玫瑰。雖然它美的就像所有Draco收到的禮物一樣, Draco正因為這整件事而惱怒 - 他想要知道是誰送他這些東西。到目前為止, 他只有得到一些結論:他的秘密仰慕者不太可能比他年輕許多; 在寶石上的保護咒遠遠複雜到是一位年輕學生可以投擲。禮物的設計細心到不至於容易就被壓碎。這些要花費很長的時間來取得 - 而且非常昂貴。

第二個結論 – 這人必須很有錢。戒指和土耳其玉護身符是非常昂貴的真品。 Draco對這點很高興的 – 因為這排除了Weasleys是仰慕者的可能性。

僅於此,其它部份 Draco還沒有推論出來。他不知道仰慕者是一個女孩或者一個男孩,, 也不知道他是在哪一個學院。他曾短暫地認為可能是其中一位教授, 但很快地就摒棄了這想法。沒有一位 Hogwarts 老師是會送匿名禮物這類型的人, 尤其對象是一位學生的話。

Draco抵達變形教室。當 McGonagall 教授繼續上使動物變形成其他動物的課程時,他坐下並且察看了整個班級。

"我的目標是在今年結束之前在場的每個人能夠把小動物轉變成另外一種," McGonagall 說。 "這幾乎不是像你想像一樣的容易 - 當使動物變形時,重點不只是外表的轉變甚至內部也必需正確地轉換。一隻老鼠被變形成兔子時如果只改變外表而沒改變它的內部的話它將無法生還。"

Draco忍住了一個哈欠。他聽到這些之前已經強迫自己先閱讀有關這部份的書了。 McGonagall 瞪著Draco。然後她打開了一個小罐子抓出一隻老鼠。她走到Draco的座位。

" Mr. Malfoy ,"她說,"看你如此的有自信, 你何不向同學們示範該如何使這一隻老鼠變成白鼬呢 ?"

Draco聽到教室各處有人吃吃地竊笑,他瞪視,先是他的同學然後是 McGonagall 。就沒有人會讓他忘記在四年級時那個令人困窘的事件。

Draco拿出他的魔仗並且強迫自己鎮定。他可能有讀過關於這類的事, 但他從不必須真的要去執行。

魔仗對準老鼠, "Transeo pasco demuto," 他說。一陣光包圍了老鼠後消失, 那老鼠所有已經改變的只是它的毛 - 從暗褐色變成比較長又幾近白色的樣子。

"我想你必須要更專心聽課一點,Mr. Malfoy ," McGonagall 意味深長的說。

Draco忍住假笑。他想要反駁, 但是知道他將會什麼也得不到就只剩一個勞動服務。他向後沉入他的座位中並且瞪著那些膽敢看他的同學。奇怪的是, 膽敢這麼做的人是Potter - 而且他不是瞪; 是看。這讓人困惑,Draco在一個輕蔑地冷笑之後,移開了視線。

之後。在變形課與魔藥課之間,Draco被拖進一間廢棄的教室而且收到了一個徹底的吻。直到Draco向後拉回, 呼吸急促地問,"妳是誰 ?" 那女孩才突然停止。她眼睛蓄滿淚水,跑出教室。 Draco搔了搔頭但是無法讓自己去在意 - 當然,她是他眾多一夜情之一,只是為什麼女孩們總認為這就代表什麼呢?

離開廢棄的教室, Draco大步走下樓梯來到魔藥教室。當他進入時, Snape 並沒有說什麼。

"今天,我們將開始涉及吐真劑。這包括 Veritaserum ,Folium potion和 Juroserum 。 我們將從 Juroserum 開始。誰能告訴我 Juroserum的作用嗎?"

Granger,一如往常,將她的手舉的高高的但是 Snape ,一如往常,忽略她。相反的他對懶洋洋地舉起自己手的Draco點頭。

"Juroserum 是吐真劑中最弱的一種 ," Draco懶洋洋地說。 "一個人服用了 Juro 仍然有意志可以控制他最深層又最黑暗的秘密 , 但是不能夠避免說出他此刻所想事物的事實."

"正確," Snape 說。 " Slytherin 加五分。如其他的吐真劑, Juroserum 嚴格地被魔法部控制使用。在他們通過允許魔藥使用的法律之前,它時常被用在看似無害的惡作劇但結束後確實非常糟糕。"

他繼續授課。Draco,已經讀過這部份魔藥的文獻了, 休息和心想如果他擁有這他會怎麼用。若聽到Potter說出心裡所想關於Draco的事,這其中肯定能帶給Potter許多樂趣。見到Potter因為說這些話而勞動服務那他非常確定他將會擁有更多的樂趣 – 並且Draco當然注意到 Snape 正在接近中。

"收集材料開始製作魔藥," Draco聽到 Snape 說。 "這是一個製造過程快速但手續複雜的魔藥。一丁點過程錯誤, 熬煮時間超過幾秒鐘都將會使魔藥報銷。"

Draco之前已經看過 Snape 製造這種魔藥而且知道精確的測量和計算秒數的重要。

安靜地熬煮魔藥沒有花Draco很多時間,魔藥顏色呈現完美的淡紫色。當Draco年齡大點時,有 Snape 來當教父讓他有點沈悶因為Draco的父親總是要 Snape 為他上課。一年級時, Draco知道關於魔藥的知識已經勝過大部分的孩子 - 現在,他很高興他的父親曾經強迫 Snape 教他。

剛好是三十六秒,當Draco要把被剁碎的龍舌加入魔藥時, 一個爆炸撼動了地牢的牆壁。

" Mr. Weasley , 你正在上NEWT的魔藥課 ," Snape 犀利地跟 Ron Weasley 說," 那不是應該意謂著你至少能夠到做到課前閱讀? 為了絕對的愚蠢Gryffindor 扣五分。"

Draco見到鼬鼠的臉轉變成如同他頭髮一般的顏色,但是紅髮人沒有說任何事。 Draco見到Potter一隻手平靜地放在鼬鼠的手臂上。

"還有今晚七點勞動服務, Mr. Weasley ," Snape 說。

Draco小聲吃吃地竊笑,鼬鼠死命地瞪了他一眼。 Potter剛剛看了Draco - 他的臉幾乎完全空白,眼睛缺少了平時的憎恨。對於今天第二次,Draco不確定Potter的腦子到底怎麼了。最後,他對Potter冷笑後專心回到他的魔藥上, 及時地加入龍舌。

在課堂結束之後,Draco回到他的房間想在晚餐前放鬆一下。Draco坐在床上把有些在午餐時送達的情人節卡片放置在他前面。雖然他不想承認,但他希望他前面的這些信或禮物其中一份是來自他的秘密仰慕者。

當他一封接著一封打開且發現這些只是來自愚蠢的 Hufflepuffs 無聊卡片時,他失望了。他們是這整個星球上毫無疑問最白癡的人。

最後, Draco只剩下一件東西放在床上沒有打開。它是一個包裝過的盒子上面有一張小卡片。卡片上沒有寫東西 - 只有畫了朵非常糟糕的玫瑰確切來說只有顏色是跟Draco在早上收到的玫瑰一樣。

小心地打開包裝,當他發現是一盒巧克力時,Draco些微地微笑。所有的巧克力都是心型形狀現在只有他一個人在房間, Draco允許自己微笑。小的那塊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他伸出手拿起一塊。然後他想要為他的愚蠢責備自己因為在他的肚臍中央 -

- Draco感覺是一支港口鑰在拉扯。

Draco到達時舉起他的魔仗。瘋狂地掃視房間周圍, Draco很快了解到附近似乎沒有即將要發生的危險在那。他只是站在一個房間中, 就Draco所看到,一個老舊,很久沒使用的Hogwarts教室。那有學生書桌和椅子,看起來它們好幾十年不被使用了 , 前面一張大書桌讓 Draco想起McGonagall 。

房間的照明讓這不像是一間教室, 而且。在每張書桌上點著了許多根蠟燭, 燭光帶給房間一種超然的感覺。沒有開窗戶, 因此沒有一絲午後陽光滲透進來 - 蠟燭若熄滅, 房間將完全陷入黑暗。

遲疑地,Draco踩著些許的步伐進入到房間更裡面。他仍然拿著他的魔仗, 為任何的攻擊做準備。地板在他的重量之下軋軋作響。

"在這個房間中沒有什麼危險的事物,Draco ," 一道聲音發出。

Draco四處看看房間,但是他無法辨別聲音來自何方。他沒有認出來; 這嗓音比Draco認識的人要深沉許多。再說, 有許多咒語可以改變這人的聲音。

"現出你自己 ," Draco說。 "如果你不是什麼危險的事物 , 那麼你就不介意我能看見你 ."

歎息聲響。 "我不危險, Draco。請你放下魔仗好嗎?"

雖然Draco仍然沒有認出聲音, 關於這些事覺得很熟悉。聽起來一點也沒有威脅性, 所以在片刻之後, Draco降低了他的魔仗。

你是最近這幾星期送我禮物的那一個人 ?" Draco問。

沒有回答。相反的Draco聽到布料發出沙沙作響和人微弱的耳語 ' finite incantatum' 。他回過頭來到發出聲音的地方且倒抽一口氣。

" Potter ?" 他問,他的聲音滿是驚訝。 Potter帶他來這種地方要做什麼? Potter終於要動手殺他了嗎?

"嗯, 嗨 ," Potter說,聽起來不像某人準備當謀殺犯。只是,這裡的情況沒有顯示Potter想要他死 – 許多的蠟燭給予這房間進乎浪漫的感覺和Potter的行為看起來好像一年級似的緊張。

突然, Draco回想起看起來是港口鑰帶他到這個房間。一個盒子裝滿心形的巧克力和早些時候他收到的一張畫一小朵玫瑰的卡片。他在最近幾星期收到的禮物快速飛過他的腦中且突然間護身符開始灼燒著他的皮膚。

"你是我的秘密仰慕者?"Draco問, 他的聲音中展現十足的厭惡。

Potter的雙頰變紅。他怯懦地問,"你喜歡這些禮物嗎 ?"

Draco在劇變中縮緊著臉了解到他猜測正確。 Potter是那個送他神秘禮物的人! 是那個送他現在正帶著護身符的那一個! Draco不知道他期望在禮物背後的會是誰, 但絕對不是 Gryffindor 的黃金男孩!

" Draco ?" Harry輕柔地問。

"我沒有允許你叫我的名字 ," Draco輕蔑對著Harry。在短暫停頓後, 他說,"我從未喜歡過你曾經送我的任何東西, Potter。你令我作嘔。"

Harry拉下了臉。在這時刻, Draco了解那些禮物看起來是Potter在今天稍早之前為他準備的 - 和, 事實上, 在最近幾星期裡-意思是。它們意謂著 - Potter是他的神秘仰慕者!

"但是 --" Harry開口,可是Draco沒有讓他說完。

"什麼 ?" 他問, 他的聲音冷酷無情。 "你認為我會鑽進你的臂膀裡? 告訴你我有多愛那些禮物而且希望那是你送的? 然後認為我會對你有感覺? 進而對你說我愛你?" 他的話語轉變為越來越多的嘲弄。接著,對著Harry的臉,他殘忍地笑。 "哦 Merlin, 你做了。你做了你全部希望的這些! 哦, 真是受寵若驚。你是什麼東西, 要與我相愛?"

Harry沒有回答。 Draco可以看見他用力地吞嚥著。

Draco對著Harry搖頭賊笑。 "我不會愛你的, Potter。對我而言你是如此地低下即使爛泥也比你有價值。"

他邁開大步向門口走去,然而這門卻在Potter後面。當他經過時,他聽到Potter呼吸急遽,他對自己嘻笑,知道他正擊碎了活下來的男孩。

Draco大步走到走廊, 發現港口鑰只有帶他到 Hogwarts 的二樓。

他聽到在他後面的聲音 " Draco, please ,"。

Draco回頭並且冷酷地怒視Potter。 "我告訴過你 , 你沒有資格叫我的名字 ."

Draco靠著樓梯的時候有些學生正經過他身邊。一些人停下了腳步, 這讓其他人也停下來看那些人正在瞧什麼。一時片刻,大家都已經聚集在一起了。

"我們不能只是 --"

"只是什麼 , Potter ?" Draco輕蔑地笑著說。 "只是聊聊'? 我不這麼認為。單單只是浪費時間跟你處在同個房間裡就讓我感覺骯髒。沒有什麼也絕對不會有任何事需要談論, 你這令人厭惡麻種。" 圍觀的學生全都倒抽一口氣而Draco卻放大惡質的微笑。他走過去靠近Potter, 準備讓自己給Potter最後一擊。

"只是看到你就讓我想吐 ," Draco說,"還有想到你跟我相戀的想法使我想要滅了我自己 ."

他說的音量僅僅大聲地足夠讓大家都聽到,而且立刻就有人開始喃喃而語。 Potter無力垂膝。

Draco轉而背對Potter大步離開。

Potter那天晚上並沒有在Great Hall吃晚餐。Draco坐在他的座位上, 他的同學對他的歸來出奇地興奮且告訴他見到Draco最後讓Potter滾回他該去的地方是多麼的棒。當事件發生後很快地被人談論時那些同學並沒有在場而Draco曉得現在整個學校已經知道Harry Potter愛上Draco Malfoy了。

那夜晚,當他坐在Common Room中大家向他祝賀如何擊敗Potter時,Draco無疑是整個 Slytherin 的國王。

只有在他的心中有個微小的聲音告訴Draco,他錯了。 Draco沒有聽從且當他回到房間裡發現床上的巧克力時,他連同圖畫,項鍊, 戒指和玫瑰全部一起丟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