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对的,就值得幸福


和煦的微风吹落树上的樱花,花儿分分散散地随风起落。在花之舞后,远方似乎有个人影,蒙胧却又清晰,脸庞上带着温暖和谐的笑意,让人忍不住想触手抚摸。

"………"她叫了一声,却将自己从梦里唤醒。

细如羽毛的喘气声在房里回荡,她望向窗外,银色的月球飘浮在星穹中,沉稳庄重的气质,一如他那般。嘴角不知觉地向上轻勾,双手叠在胸前,她轻呼他的名字,一遍遍。他的名字宛如魔法,让她心安,让她欢喜,也让她嫣红了娇颜。

记忆的碎片从脑海里拼凑着,仿佛让她回到了那时候,遇见他的当时,因他而心酸的当时,在一起的当时,还有… 他离开的当时。他承诺,他们一定会再相见。只是她不知,相见在何时。

虽寂寞,但每低喃起他的名字,酸涩而甜蜜的感觉,在她心中掀起一阵阵荡漾,让她忘却寂寞,让她心里忐忑着。

再度望向银月,仿佛月儿能传达她的思念,仿佛天穹中的星星能实现她的梦想。

沉闷的大厅被布置得金碧辉煌,到处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各色的花与绸带,还有那五光十色的灯光点缀着气氛。

"井野,生日快乐~"

"井野,恭喜你升为上忍。"

"井野…"

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能遇见这样祝福她的人。她微笑着,微微点首,以表示她的谢意,"谢谢你们。"

"井野猪~~" 一声欢快的呼吁,接着一只魔爪伸向井野的脸庞乱捏一把。"啊,是樱啊。"井野不留痕迹地移开她的魔爪。"拜托,我已经成年了,别那样叫我啊。"

春野樱,绯发碧眸的少女露出无辜的模样,续而把魔爪申向顺滑的金发。"呜~ 哪有那样的,你不要我了吗?"

再不阻止的话,旁人听见了还以为她们在搞什么呢。"唉,好吧好吧…"她轻叹,只见樱马上从无辜欲哭样变得逞贼笑样,变脸比翻书还快。"就知道你骗我…"青葱般白皙的手指带着力道点向樱的额头。

不知不觉已经是个大人了,成为上忍,终于能独当一面,不再需要爸爸和同伴们时时庇护。

井野心头一松,却又觉得紧了些…

这在心里悄悄地紧张的感觉又是什么?在心里沉闷、忐忑却又甜蜜的感觉,浮浮沉沉,深深浅浅地徘徊着。

"井野…"宛如大提琴般优雅的声音,用着流畅的语调,对她说,"我不会忘记你的…"

虽然当时他们还未成年,但他那承诺,却让她精致的娇颜浮现层层红晕,带着少女的害羞,如妍丽的花朵。一颗心,上上下下地噗咚着,跳动着,仿佛快跳出来那样。澈蓝的眼眸只剩下他淡薄的身影,带着笑意的脸庞。

眼前的少男一袭白衣,银白的眼瞳专注地注视着她,嘴角带着浅浅月牙般的笑容。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大声,而脸颊越来越火热。

她扑过去抱着他,仿佛用尽一生的力气,紧紧地,仔细地抱着他。她在心里低喃着,多么不想和他分开啊。

如今,他会回来吗?

她望向远方,有些恐慌不安。

原来,这种忐忑却带着一丝甜蜜的感觉,叫做期待。

她期待他的归来,期待他成为她的王子。

从此以后不要再分离,好吗?

"井野,宴会要开始咯。"雏田微笑着告知。

雏田的声音唤醒了她,却也因为她的白瞳,让她再次陷入记忆。日向雏田,在离她不远处不急不缓地走着。澈白的瞳眸,沉蓝的发丝,性格细心且柔和,像是牛奶那般柔滑,这就是雏田啊。

望着她,井野忽然有点疑惑,我真的成了上忍么?一直以来都在努力,但是到了这天,却又不敢相信了。

"井野?"感觉到她的迟疑,樱关切地寻问。

"我没事…"她摇头,紧接着跟上雏田的步伐。

雕琢精致的大门缓缓大开,展现的是一张张笑脸。她紧张地呼吸着,用优雅的笑颜来回应她的亲戚朋友们。如羽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如清澈泉水一般的蓝眸灵动地滑过大家的脸庞,害怕却又期待着…

他来了吗?

热闹的厅里到处都是欢乐的面孔,虽然熟悉,却不是她想找的。

她心里一空,失落感悄悄地爬近心底。

"井野…"山中亥一噙着温柔的笑意,缓缓地走近井野,"从今以后就是上忍了,要好好加油。"父亲站在她面前,手持水晶酒杯向她祝贺。

透过水晶杯里摇晃的红葡萄酒,她瞅见自己的容貌。续而望向父亲,他微笑的眸子里影出井野有点错愕的模样。

曾何几时,她已经和父亲一样高了,不必在仰望着他说话了。一样的金发蓝眸,代表着他们的父女关系,她承续了他的优点,以及母亲的甜美还有一丝宠辱不变的沉稳。

"井野,恭喜你。"五代火影微笑着走近他们。

"谢谢纲手大人。"她微微欠身,表示谢意。

站在纲手身后的樱敏锐地感觉到好友的失落,正想开口安慰时,却发现师傅和山中亥一两人交换了一抹狡捷的笑。

"那我们开始吧。"静音靠近他们寻问道。

"嗯。"井野微点头,强把那股纳闷压在心底。

"井野,祝你生日快乐!"厅里响起这欢乐而真挚的祝福,漫天烟花如雨纷放,让木叶变成欢乐的海洋。

"井野有点魂不守舍哦。"雏田悄悄地对伙伴说。

"那是因为她没有看见某人…"天天窃窃地笑着回应。

"某人…"樱装势含泪叹气,"唉,别说了,她那么快就有了某人,而我们到现在还是单身…"

"……"一阵沉默。

"别提这伤心的事了。"天天斩钉截铁地阻止着。

"井野,这蛋糕很好吃哦。"丁次笑眯眯地提过一块蛋糕,首次把手中的食物让给别人。井野接过盘子,用叉子掘了蛋糕的一角,放入口里,满足地闭上双眼,让蛋糕慢慢溶化,甜蜜渗入味觉里。

"麻烦哎…"即使闭上眼眸,也能知道来者是谁。"鹿丸,能不能换其他的来说。"井野忍着想动手的冲动,暗暗发誓日后一定要好好调教他才行。

"井野似乎有点恢复了咯。"纲手玩弄着手中的水晶杯,眼里闪过一丝狡捷,站在不远处和静音谈话着。

"我们这样做不好吧,毕竟她等了那么久…"静音皱眉着,有些心虚地回答。

"安啦…"纲手狡猾一笑,"有点失望的等待不是能让待会儿的相聚更有戏剧性吗?"

"纲手大人…"静音满头黑线。

"在一下子就到了,毕竟训练她时我也被她欺负不少啊。"纲手找着借口来整弄自己的徒弟。

"……"静音彻底无言,终于领会到什么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纲手大人,他来了。"带着狼面的暗部忽然出现在火影面前,半跪着汇报。

"看看,很快就到了吧。"纲手狡黠地冲静音眨眼,"快去告诉你的宝贝师妹吧。"

"……"

静音走近井野,看着她正和好友们倾谈着,微笑着,可是眼底却藏了丝丝忧郁。

"井野,有位重要的客人来了,你去花园那儿迎接他好吗?"静音温柔地说道。

"嗯?为什么他不直接进来呢?"井野疑惑地回问。

"因为他是重要的人,而你是今天的主角,当然是由你去迎接他啊。"纲手从后走来。

"重要的人?"井野心里的疑惑慢慢散开,奇妙的感觉布满全身。"嗯~ 我这就去。"

望着她越步越急的身影,静音和纲手相视一笑。

"看来某人来了哦。"丁次吞了口蛋糕。

"唉,真伤心。"天天和樱一起叹气,"我们的春天何时到啊…"

"大家…"雏田安慰着两位好友。

"麻烦…"鹿丸冷眼观望,不打算给予任何安慰。

盛开的樱花树象征着浪漫,粉色樱花纷飞,随风飘飘落落,一如少女的心思般浪漫而复杂。

她急速地奔跑至门口,对面就是花园了。心儿噗咚噗咚地跳动,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奔跑。

会是他吗?会是他吗?

在落英缤纷中,那端似乎有个熟悉的人影,白皙的脸庞,微薄的唇,银白的双眸,如羽的褐发。一双冷酷的眼眸,在看见她时,顿时泄露了淡淡的温柔。她捂着嘴,克制着想喊出的声音。她多么怕这是一场梦,一触就醒的梦。如果是那样,她宁愿就站在这里默默地注视着他,只希望他别再离开。不要!不要!视线有点蒙胧,脸庞流过一抹冰凉。

少年舒开双臂,露出怀抱。

"井野…"

他的声音唤醒了她,这是真实的,不是梦。

她突然好想哭,就这样聚了好久的泪水涌了出来,像是把多年聚集的苦闷舒释出来。

"井野……"听到他呼唤她的名字,她再也控制不住,用力地跑了过去,穿过纷飞的花舞,穿过多年痛苦的等待。层层叠叠的裙子和蒲公英在脚边荡漾着,摇摆着,像是要飞起来那般。

她扑入他的怀里,一如当初分开的时候。

有点单薄,但却很温暖。

白色的衣服有点松,细指按下去,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曲线。

这么的鲜明,这么的清晰,

足以让她证实这不是梦,是真实的。

再也控制不了,她在他怀里哭了出来。

仿佛要把多年的苦闷倾诉给他听,再也止不了。

整个花园只听见少女的哭泣声,气氛宛如雨后晴天,那样的放松。

宁次紧收着双臂,形成拥抱的姿态,把秀气的下巴埋入井野的柔软的金丝中。

他怀理充满阳光清爽的味道,还带着玫瑰的馨香,让她陷入芬芳中,这是他特有的味道。

感觉到他的手指埋入发丝里,带着力度却不弄疼她,越来越深的拥抱,仿佛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体。

他低沉着嗓子对她说,"对不起,井野,要你久等了。"

她心地一惊,抬头,蒙胧的蓝眸却对上他清晰的白瞳。

她满足一笑,重返他的怀抱,

"宁次…"

"喜欢…"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