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d to Chinese by Squirrel.


兩雙眼睛盯著珠寶店展示櫥窗內,其中一雙溢滿著敬畏和驚喜,而另一雙則滿是厭煩和漠然。

「阿爾特!看看這戒指,不是很可愛嗎?」雪露指著展示中的一枚。阿爾特僅聳了聳肩,「很可愛也很貴。」

「他們要是能夠有再大一點的寶石的話……」

「幹麼不買下來?我確定區區這些東西的錢對妳來說不算什麼。」阿爾特說著,對於必須站在這樣的店外而且讓路人以為他像個女的一樣感到不悅。雖說他已經對後者習以為常。

「嗯?你其實不懂這些吧,阿爾特?」

「只要跟妳在一起,我就一直被耍著玩吧。」阿爾特喃喃道。

雪露的嘆息彷若在指怎會有如此可悲之人,邊重新指向玻璃後方閃閃發光的戒指。

「那是枚婚戒。一個男人買下它只為了向那個女人求婚。」她開心地咯咯笑著:「不覺得很浪漫嗎?」

儘管阿爾特曾經唯妙唯肖地演出許多女性角色,但仍然遠比一般男性更不瞭解女人。女人是怎麼看待這些發亮的石頭?不是用來切割玻璃,就是可以用來引竊賊上鉤的亮得刺眼的戒指吧?

阿爾特嗤之以鼻,並且反諷道:

「是呀!非常浪漫。」

雪露轉過身,因為他缺乏誠心的回應而瞪了一眼。「看你這種態度,我總算瞭解你為什麼會被認為討厭女人了。」

阿爾特沒有絲毫反應,「有嗎?」

雪露輕嘆口氣—認真地盯著這位歌舞伎的公主,唇角勾起一抹惡作劇的微笑。

「老實說喔,阿爾特……」

「說什麼?」不知怎麼的,阿爾特不太喜歡她這種語調。

「你曾經想過和我結婚的情形嗎?」

「什麼!?」

雪露手插著腰,「你聽到我說的話了。」

雖然臉上有著明顯的紅色,但阿爾特讓自己試著看起來不那麼緊張,嘴硬地說著:「從來沒想過。」

「真的嗎?」

「真的。」

「真的真的嗎?」

「真的真的!」

「這樣子呀?」雪露向上看著人造天空,輕點下巴認真思考。

「我曾經想過幾次,不過呢…我相當確定我不要變成早乙女雪露,這名字從我口中說出來真不習慣。」

她開始向前移動,而阿爾特也走至她的右方。

「不好意思打斷妳一下。但是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結婚的話,即使不喜歡,妳也必須用這個名字。」

阿爾特後面的話幾乎還沒說完,雪露就突然轉向他。

「誰說的?」

阿爾特搔了搔後面的脖子,「嗯…呃,難道妳不要那個證書或其他什麼的嗎?」

「真像是你會說的廢話!」雪露邊重新開始不知前往何處的步伐,邊回應:「不過哪一條法律有規定我嫁給你之後,我的名字就得變成『早乙女』?」

這個回答讓阿爾特受到打擊。「所以妳嫁給我之後,妳也不打算更改妳的名字囉?」

「當然不!」傲氣重新回到她的身上,「總而言之,我是雪露,雪露˙諾姆。由於我沒有兄弟姊妹,我想保留著我的姓氏。以後不是被稱為『諾姆小姐』就是『諾姆女士』!」

「那其他人要怎麼知道我們已經結婚。」阿爾特疑惑地問道。

「我會戴上我的婚戒。」

「為什麼不將我們的名字連接起來?」

「那你就是早乙女—諾姆。」

「妳對早乙女是有什麼意見?」阿爾特說出他一直增添的困惑。

「等一下!我有個好主意!何不結婚後你改姓『諾姆』?」

「什麼鬼主意?!」

「這有哪裡不好?」

「我?用妳的姓?」這想法是如此荒謬。

「嗯!為什麼不好?把你的姓換成我的就沒什麼問題了呀!」

「除了早乙女是個有悠久淵源的傳統具有名望的家族,而且我正好是唯一單傳這件事。」阿爾特反駁,「如果妳不嫁給我的原因僅僅在於這個愚蠢的姓氏問題上,那妳一開始就不應該接受我的求婚。」

「你從來沒有求婚—」

「假設已經求婚了!」

他們沉默了好一陣子,直到雪露打破這個情形。

「啊!我只是開個玩笑,你不需要那麼激動。」

對於她的惡作劇,阿爾特更加害羞地喃喃說著,「…我也不是認真的。」

靜默又再度降臨。

「雪露。」

「嗯?」

「如果我們結婚的話——」

「我保證——我絕對不會放棄我的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