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虽然看不见,但顾惜朝可以想象得到,那人云霜般的眉毛,一定是轻轻扬起的。

七分喟然三分戏谑。

他抬起头,往前移了两步,急欲看得更清楚些,却醒觉两人之间漫漫的距离。

孤月下,高檐上,时光仿佛静止,月色也似凝成了乳色的冰河。

檐下万众俱眠。

独留一双怆然的眼。

如果…如果…

如果我能早点猜到他一定不会答应…

如果我能在那之前把那些都放下,或许会遗憾,但我还会在他身边。

那样我就还有机会。

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

他再不能看那样的两个人,再不能忍受这样通透清亮的月色,他转过身去,几乎仓皇地逃进了屋子里,又重重掩上破旧的木板门。

顾惜朝点亮了一截小蜡烛,跳动的烛火照亮了他所处的这间小小陋室,窗户是开着的,满天的月华都流了进来,压倒了蜡烛那点微弱的光。窗户外,是猎猎的风声,窗户内,是他若有所思的眼眸。

他还是忍不住。

忍不住仰头向那高檐上,剑白若月,人亮似月的人看去。

他当然无法看见,戚少商在笑。

他一笑,笑若远山。

风霜和挫折磨练了他也成就了他,更增添了他身上那种出色男子令人心折的出尘气度,几历磨难,伤心伤情,他鬓边已染星霜,上天却好像特别眷顾他,他仍潇洒、俊秀、年轻、好看。但是他笑的时候,已使人倍觉沧桑,也的确,他半生所经历的事,已比一般人三辈子经历的,还要多。

顾惜朝一时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