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in the date of Oct, 30th, the birthday of Zoisite~

Disclaimer: Sailormoon is the property of Takeuchi Naoko, Kodansha and Toei Animation. All characters, settings etc. are used without permission. This is a fanfiction of Sailor Moon, for my interest in the KunZoi pair, and I promise that there is definitely neither illegal nor financial purpose.

~Oo*oO~

正文(The Story):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房间,笼罩着房间当中床上仍然睡着的少年。温暖的阳光抚摸着他美丽的睡脸,终于让他有些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醒来的佐伊赛特习惯性地朝一边偎过去,才意识到床上只有他一个,而他那银发银眸的老师和恋人并不在身边。佐伊赛特揉了揉眼睛,才想起来他现在是在他自己的房间,而不是像每天一样在他的昆茨埃特sama的房间里蹭着那银发男人的怀抱醒来。

想到这里,佐伊赛特忍不住撅了撅嘴,坐起来,抖了抖一头蓬松的金红色长卷发。

知道完全从残留的睡意中清醒,佐伊赛特才想起,昆茨埃特这几天都在王国边境执行戡乱任务。虽然只是一小撮觊觎王国丰饶物产的半兽人,不足为虑,不过毕竟也还需要时间。少年伸了个懒腰,跳下床去穿好了衣服。

今天对与佐伊赛特来说无疑是个特殊的日子—他的生日。虽然从几个月前他就期待着能够和昆茨埃特sama一起度过自己的生日,不过在知道那帝国最高阶将军有任务要执行,或许不能陪自己一起过生日的时候,他还是给了他一个体谅的微笑。

昆茨埃特是帝国最强的战士、帝国军队的最高统帅,同时也是帝国头号工作狂,这一点,不仅佐伊赛特,每个人都知道。

在这种和平年代的星期日,还没有完全结束作为皇家近卫训练阶段的佐伊赛特是没什么事情的。如果是平时,他大概会很享受这种无所事事的悠闲,并且会整天粘在他情人的身边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即使只是坐在批阅文件或者编写军队训练整顿计划的昆茨埃特身边安静地看书也足以让他感到安全和温暖。可是如果昆茨埃特不在身边的话…

佐伊赛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挥霍这过于清静的一整天了。

宫廷里的一切似乎都和昨天没有任何区别,和他擦肩而过的侍从或者侍女们会恭敬地对他行礼问好,而佐伊赛特也会完全出于一种习惯性的条件反射,以他一贯的温和优雅来答礼。

直到看见眼前的银白色钢琴,佐伊赛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不知不觉就沿着他最熟悉的路径之一,听任双脚将自己带到了钢琴房。这是国王在佐伊赛特刚刚成为近卫那天就特别为他准备的,也只有这样高贵的钢琴才配得上整个王国最优秀最美丽的音乐家佐伊赛特。

钢琴上放着一个小盒子,扎着漂亮的黑色缎带。佐伊赛特看到盒子的一瞬间眼睛不由得一亮。那显然是生日礼物,不过会是谁送的呢?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佐伊赛特还是忍不住抱着一丝莫名其妙的期待,如果那是来自昆茨埃特sama的话,那么不管是什么,他都会欣喜若狂并视若珍宝的。

白皙的手指迫不及待地解开了缎带、拆开礼物盒。盒子里放着一枚绿色的发卡,镶着祖母绿和猫眼石,是他喜欢的款式。只是那盒子里附带的卡片…

佐伊赛特轻轻叹了口气,虽然有点失望,不过来自安迪米奥的礼物也让他感到安慰,毕竟他们是亲如手足的好朋友。

优雅悦耳的旋律在宫殿里响起的时候,所有听到那钢琴声的人们就都知道,那个天才美少年佐伊赛特又沉浸在他的音乐世界当中了。

吃过午饭,佐伊赛特靠在皇家花园的一棵樱花树下,微微眯起眼睛,却有个声音冒失地打扰了他即将开始的午睡:"佐伊赛特,生日快乐!"

佐伊赛特睁开眼睛,看到安迪米奥挽着倩尼迪,快乐地向他挥手。

"安迪米奥殿下,倩尼迪殿下,中午好。"佐伊赛特微笑着打招呼,不过他懒得站起来行礼了,反正不是什么公开正式场合,他们都不会在意这种繁文缛节的,这一点,包括佐伊赛特在内的四名近卫都知道。

安迪米奥大笑着坐在了佐伊赛特身边,活泼地开着玩笑:"怎么过生日还这么无精打采,佐伊赛特?"没等少年回答,倩尼迪已经递过来一个扎着白色缎带、有月牙装饰的盒子:"Zoi-chan,生日快乐。"

"谢谢你,殿下。"虽然看着他们两成双入对,让佐伊赛特不免又想起征战在外的昆茨埃特…不过倩尼迪的笑容,确实让人感到平静。接过盒子的佐伊赛特微笑起来,拆开礼物,看到里面银色的发梳。

下午在宫殿里,涅夫莱特和杰戴特也分别送了他生日礼物,都是些平常但精致的东西。虽然都不是他最期待的那个人…但是,来自朋友们的生日祝福,多少填补了一点他心中那若隐若现的怅然感觉。

傍晚,佐伊赛特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边整理面前桌上堆满的生日礼物,一边心不在焉地抓起一颗蔷薇味的糖果塞进嘴里。他仍然想着心事,甚至没注意身边突然闪过一抹银蓝色的微光。

少年再次向糖果罐伸出手的时候,却发觉自己抓了个空。

佐伊赛特下意识地抬头,正在想为什么糖果罐会突然消失,却有一个深沉浑厚的声音:"佐伊赛特,想吃糖的话,到这里来拿。"

那是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少年惊喜地将桌子一推,转过身来,果然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昆茨埃特sama?"

银发的男人微微一笑,拈起一颗粉色的蔷薇糖果塞进嘴里,咬在牙齿中间,随后让整罐糖果在他手中消失。

金红头发的少年扑进了他恋人的怀里,双臂勾住那银发将军的脖颈,用自己的唇去贴他恋人的唇。昆茨埃特微笑着迎上去,佐伊赛特吃到了糖果,而昆茨埃特却得到了更多他想得到的。

长长的深吻之后,为了不至于窒息他们不得不暂时分开一会儿。佐伊赛特坐在他老师和情人的怀里,靠在那银发男人肩上呢喃:"昆茨埃特sama,我从来都没想到,您会在今天回来…我以为或许还要更久的。"

"难道你不希望我回来?那么,佐伊赛特,我现在就走。"明知道少年在想什么,昆茨埃特还是忍不住想要逗一逗这只可爱的小猫咪。果然,如他所料,佐伊赛特急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没有,昆茨埃特sama,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是说…你从来没说过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以为…你回来会先发官方报告给陛下的。"

昆茨埃特喉咙里发出宠溺的轻笑声:"因为原本就是没什么悬念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发报告。其实在离开的时候,根据我的计划,我就已经算准了今天回来,故意没有告诉你,想要给你一个惊喜,佐伊赛特。"说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将怀里的少年微微推开,一个用银白色缎带扎着蝴蝶结的、包着翠绿色闪光包装纸的盒子出现在他手中:"不想看看给你的生日礼物吗,我的佐伊赛特?"

那漂亮的少年欢呼了一声,敏捷地打开了盒子,随后发出一声惊呼。

昆茨埃特从他爱人的身后伸过手去,抓起盒子里那浅绿色连衣裙在他爱人身上比了又比,随后眯起了银灰色的眼睛:"我敢打赌,你穿上它一定迷人极了,它正配你美丽的眼睛和头发的颜色。"

"可是,昆茨埃特sama…"佐伊赛特脸红起来,虽然他确实很美,而且有时候或许显得有些女性化—虽然是优雅而并不惹人反感的那种。但是毕竟…

"难道你不想在下个星期天和我一起去皇宫之外玩玩吗?"昆茨埃特似乎看透了他漂亮情人的想法,附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去看看平民的生活,或许还有农人为了庆祝丰收的篝火晚会。不过要注意不能让人发觉我们的身份。"

佐伊赛特明白了他爱人的意思,脸上又飞起两团红霞。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再次扑进了昆茨埃特怀里,并给了他又一个吻。

最终,昆茨埃特站起来,并将佐伊赛特横抱起来,带着他一起瞬间转移到了他自己的房间,并将那少年放在了床上。佐伊赛特手中还抓着他刚刚收到的浅绿色连衣裙,昆茨埃特见状忍不住又笑起来:"佐伊赛特,我想你或许愿意试试那裙子。不过,如果你想要穿它,恐怕要等到下个周末,因为,"他凑近了一步,声音中带着些诱惑:"今天太晚了,而且我想今晚我们应该做点别的什么事情。"

佐伊赛特美丽的脸上露出了然的微笑,同时那红晕也更加深浓:"哈依,昆茨埃特sama!"他抱住了俯身来吻自己的昆茨埃特,在他耳边轻轻耳语了一句:"什么都是属于您的,昆茨埃特sama!"

那少年融化在男人怀里的时候,他听到他的银发情人在他耳边低声呢喃:"生日快乐,佐伊赛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