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永恒

Disclaimer: Sailormoon is the property of Takeuchi Naoko, Kodansha and Toei Animation. All characters, settings etc. are used without permission. This is a fanfiction of Sailor Moon, for my interest in the KunZoi pair, and I promise that there is definitely neither illegal nor financial purpose.

正文(The story):

"好美…"微风轻轻掠过的时候,金红头发的少年半眯起翠绿的眼睛,伸出白皙的手接住了一片随风飘落的樱花瓣,轻轻地叹了一声。他的脚下则是盛开的蔷薇,他的身后立着一位银发银眸的男人,一只手轻轻搭在少年的肩上。

"不如你更美,佐伊赛特。"男人轻轻地替少年拢了拢耳边柔顺卷曲的碎发,宠溺地说。被称作佐伊赛特的少年精致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转过身,蹭进了银发男人的怀里:"昆茨埃特sama…"

昆茨埃特轻柔地抚摸着情人那束成马尾的卷曲的头发,嘴角微微勾起,却没有说话。而他怀里那个美少年眯着眼舒服地靠了一阵,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地抬起头看着爱人的银色眼睛,眼神也变得有些不安起来:"昆茨埃特sama,贝丽真的找不到我们在这里吗?美达利也找不到我们吗?"

听了这话昆茨埃特忍不住轻叹了一声,这已经是佐伊赛特不知第几次问起这个问题了。从他将那个被贝丽那巫婆打成重伤奄奄一息的佐伊赛特带到这里直到现在,不知过了多久,内心敏感的少年似乎始终都不能完全放下这个问题。即使他对自己始终都是完全的信任和依赖…

"她们绝对找不到我们,佐伊赛特,她们找不到这个平行空间。"昆茨埃特抱紧了怀里的恋人,用笃定而平稳的声音说。"她们找不到我们,因为…"

有那么一瞬间,空间之王昆茨埃特几乎在想如果将真相告诉佐伊赛特会不会更能让他感觉好一些,但最终他还是改变了主意:"你还不信任我吗,佐伊赛特?"他的声音似乎带上了些挑逗,淡银色的眼睛微微眯起。

佐伊赛特脸上的红晕加深了一些:"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昆茨埃特sama…我当然信任您了。"一边说着,他突然踮起脚在昆茨埃特的脸颊上轻轻一啄,随后便闭上眼睛偎在了情人的怀里,嗅着空气中隐隐的、蔷薇的甜香,和环绕着他、让他感到无比安心的、昆茨埃特的气息。

而少年没有看到的是,他的老师和情人在紧紧揽住自己的一刹那,飞快地抬起手擦了擦眼角,动作快得佐伊赛特完全没有觉察—甚至就连昆茨埃特自己都有些恍惚地怀疑那个动作是否真的存在。

如同佐伊赛特想象的那样,贝丽和美达利确实在寻找他们。

虽然被注入了黑暗能量的安迪米奥成为了黑暗王国的新战士,但这并不意味着贝丽可以容忍四天王之首昆茨埃特莫名失踪,更何况就是美达利也感知不到昆茨埃特的能量场所在。

至于佐伊赛特,是另一个让贝丽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按照自己那一击的力量和风与火之王佐伊赛特身体的情况,他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去的。但是过了几天,美达利仍然没有接收到佐伊赛特死去时的黑暗能量反馈。

这还了得?贝丽被美达利训斥后又将怒火发泄到了安迪米奥身上,被洗脑的安迪米奥除了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吻着贝丽的手请她息怒,并一再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会尽力寻找失踪的两位"叛徒"之外,也完全不知该做些什么,甚至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寻找。

贝丽当然考虑过会不会是昆茨埃特带着他那个情人一起进入了平行空间,毕竟他是空间之王,创造一个空间或者进行空间转移对他而言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但是…

那空间法术也是经过了美达利黑暗能量影响过的,因此就算是进入了平行空间,美达利也不可能感知不到。一边想着,贝丽狠狠地用水晶权杖戳着地面,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早知道这样,当初直接打死那个娘娘腔就对了,非要用这种方式来强迫昆茨埃特对自己的统治权表示妥协姿态,贝丽觉得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且砸得不清。

被洗脑的前地球王子凑上前来试图安抚一下他绝对效忠的女王,却被愤怒的贝丽一把推开:"滚!不找回那两个叛徒就别回来见我!"安迪米奥也只能退后一步,毕恭毕敬地低头行礼:"是,我的陛下。"随后连大气也不敢出地转身,等回去之后再将这憋屈的怒火传递到手下妖魔身上。

经过对黑暗王国所有妖魔们夜以继日的逼问,和一轮又一轮收效甚微的调查搜索,安迪米奥得到的唯一貌似有用的线索,就是有个妖魔看到,似乎是在佐伊赛特的弥留之际,昆茨埃特突然挥起披风裹住了佐伊赛特,然后,他们就…一起消失了。至于他们还说了些什么,妖魔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那个娘娘腔无非就是想要美丽地死去一类的想法吧!"被黑暗能量洗脑的安迪米奥头脑中能想到的也就仅仅是这一句话了。除此之外,他依旧一筹莫展。

幸好,据人类世界的最新不可靠消息,大概几天之后会发生陨星进入地球大气圈的事情,人类社会对此有各种情绪,而贝丽女王命令他借此机会收集大量的人类能量,至于寻找叛徒的事情,暂时倒先放在了一边。贝丽也没有非常逼迫他—毕竟现在安迪米奥是黑暗王国仅剩的指挥官,而且他在贝丽的床上表现得确实一贯都还不错。

陨星撞击地球的时候,昆茨埃特很清楚地感觉到了那种能量的扰动—尽管他已经不在地球,或者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和佐伊赛特能不能算是仍然在地球。

佐伊赛特躺在床上,舒服地偎在他那老师和爱人的怀里熟睡着。昆茨埃特盯着怀里的少年看了半天,忍不住疼惜地伸出手去,轻轻抚摸了一下佐伊赛特仍然带着些稚气的、楚然无邪的睡脸。

睡美人似乎是在梦中感觉到了这温柔的爱抚,轻轻地将脸在情人的怀里蹭了蹭,含糊地咕哝了一句梦话,却依旧没有醒来。昆茨埃特轻轻俯下身去,吻了吻佐伊赛特的额头,同时拭去了自己眼角一滴悄悄渗出的泪水。

空间之王心里明白,地球上最轻微的能量扰动,对于自己来说,都将成为巨大的影响。

但是无论如何,他现在拥有着佐伊赛特,并且,不管怎样,他可以永远地陪在那个美少年身边。

昆茨埃特闭上眼睛,想起他们在他们原本所在那个空间里最后的时刻…

"昆茨埃特sama,请听听我最后的心愿吧。"

"是什么心愿?"

"我想美丽地死去。"

昆茨埃特几乎不敢去看佐伊赛特美丽却苍白的脸,弥留之际的少年脸上带着虚弱却发自内心的微笑。

"你不会死去,佐伊赛特,你会永远美丽地活着。"

昆茨埃特说完,一挥披风,运用起了空间的法术。他为佐伊赛特创造了一个梦境,而他自己就在那个梦境中陪着他,永远不会醒来。佐伊赛特喜欢蔷薇,于是他为他创造了盛开的蔷薇;佐伊赛特喜欢樱花,于是他为他创造了飘舞的樱花。佐伊赛特不喜欢人类,于是那个梦境当中,永远不会在他们不需要的时候出现多余的人类。

至于他们的肉体,就因为法术的作用,进入了时空裂缝,并永远地封存在裂缝当中。一旦周围空间发生微扰,他们的身体就会在宇宙的某个未知维度里灰飞烟灭,或者就湮灭为能量,辐射到宇宙背景当中去。

梦中也有花开花落、草长莺飞,也有昼夜交替、四季轮回。但是那只是他们所看到的"时间",而他们真正的时间,在昆茨埃特带着佐伊赛特一起进入梦境的时刻已经静止。

对于佐伊赛特,这是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境,只是少年并不知道这些,因为昆茨埃特一直告诉他这是一个没有贝丽、没有美达利也没有水手服战士的平行空间。

对于昆茨埃特,即使他明白这只是一个永恒的梦境,至少他在这梦境中拥有着佐伊赛特,并且不再有任何力量能将他的爱人夺走。

既然这样,即使只是梦也已经足够了,至于留在现实中的躯体,昆茨埃特并不在意它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湮灭—反正佐伊赛特的生命已经到了终点,那么自己的生命也不再有意义。

昆茨埃特将怀里的少年抱得更紧,再次吻了睡美人的脸颊和额角,闭上眼睛坠入梦中的梦乡。他知道他们再次"醒来"的时候,还会看到清晨的阳光,而那已经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