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冰雪中沉沦

作者:OTOMOL

Disclaimer: Sailormoon is the property of Takeuchi Naoko, Kodansha and Toei Animation. All characters, settings etc. are used without permission. This is a fanfiction of Sailor Moon, for my interest in the KunZoi pair, and I promise that there is definitely neither illegal nor financial purpose.

The story:

银水晶重现的那一天,对我来说是如此特别而难忘。可是却不是因为银水晶。

虽然身为Queen贝丽sama的直属妖魔,而且是DD少女组的队长,但是在这黑暗城堡,其实我仍然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小妖魔而已。我们这个阶层的妖魔,对银水晶的兴趣比起Queen贝丽sama,或者四位天王大人来说真的差了很远。

如果说那一天有什么让我铭刻在心,那就只有昆茨埃特sama的泪。

昆茨埃特sama。他原本是空间之王,但是我们私下里都称他为冰之国王。不仅仅因为他如冰雪一般银白色的披肩发,和淡银灰色泛着微蓝的双眸,更因为他仿佛千年寒冰一般冷漠的眼神和表情。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让他的表情有点变化,那么只可能与另一位天王、掌控风与火的佐伊赛特sama有关。他眼里的寒冰,只有看着佐伊赛特sama的时候,才会露出发自内心的暖意。

当我看到盛怒的女王陛下处决了佐伊赛特sama的时候,我盯着那个立在石阶下、银发如雪的男人,心中百感交集。按照常理来说,也许我应该高兴才对,因为我是如此地嫉妒那个金红色头发、碧绿眼眸的少年。

我常常会想,如果你只是个妖魔,而我是那个天王的话,得到他爱情的那个人,会不会变成我呢?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很美,比我、比我的朋友西琪思、比帝国里任何一个女妖魔、比Queen贝丽sama、比水手服战士还有月亮上的倩尼迪公主都要美。但是你毕竟是个男孩子,而我却是个女妖魔!

当嫉妒的火焰燃烧最旺的时候,我真恨不得却给那个娘娘腔找点麻烦。

我曾经想要暗中帮助涅夫莱特sama寻找新水晶,也曾经想过要干扰他,不让他顺利地拿回彩虹水晶,让陛下降罪于他。可是最终我什么都没有做。因为无论我用了怎样的手段,给佐伊赛特sama造成的任何伤害,投射到昆茨埃特sama的心上,都是千万倍的放大啊。一想到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点细微的情绪变化,都牵动着昆茨埃特sama的心,我又不忍心了。

真正看到陛下处死佐伊赛特sama的时候,我真的以为我会高兴的。这个让我陷入无望的单恋之中的、美丽的男人,如果他从帝国消失的话,昆茨埃特sama会不会有可能注意到我的存在呢?

毕竟,在女王所有的直属妖魔中,我的地位,算是相当高的。我可以像杰戴特sama一样使用幻术,而我的手下,也有着各种不同的能力。我们的战斗力,除了四天王之外,也算是妖魔当中顶级的了。

少年被陛下的法术击中飞出去的时候,仍然喊着昆茨埃特sama的名字。而被他呼唤着的人猛地转头,那一脸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根本就没有想过,陛下会这样对待她手下一个明明已经完成了所有任务的天王。

看到昆茨埃特sama眼中一瞬间对陛下的恨意和随后的无奈妥协,我实在高兴不起来。

昆茨埃特sama抱着气若游丝的佐伊赛特sama,看着他死在自己的怀里。那一刻不知为了什么,我竟然也没有感觉到嫉妒,只觉得一种无尽的哀伤,汹涌袭来。

少年终于闭上眼睛离开这个世界,在他的恋人怀里。没有人会注意到,在他们那美丽的幻境之外,还有一个我在偷偷地看着他们,心中五味杂陈。

终于,昆茨埃特sama松开怀里那个即使死去仍然让我如此嫉妒的、美丽的男孩,站起来,徘徊了一阵,头也不回地离去。他不可能注意到暗处我的存在,事实上,他甚至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一下—除了Queen贝丽sama和佐伊赛特sama,我想他大概没有正眼看过任何人或者妖魔吧。

他的披风在萧瑟的风中微微飘动,如此俊朗帅气,可我却注意到,他眼中分明含着泪光,在他银色的瞳孔里,那泪光就像北极的雪域,在阳光下闪烁的、水晶般悲伤的光彩。

"昆茨埃特sama…"我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呢喃,但是没有任何人听得到。

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西琪思,还有葡萄妖格妮布和她两个结义姐妹铃兰和凤仙,我们同为女王陛下的直属妖魔,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后来,她们一个一个,先后都离开了我。

记得那时候,我们最喜欢凑在一起,彼此说着藏在心尖一隅的那些悄悄话。我们都分享着相似的感觉,因为我们都一样陷入了小妖魔对天王的、无果的单恋。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西琪思大概比我和格妮布更有希望一些吧。她爱着的杰戴特sama,似乎还没有对谁动过心。而格妮布对佐伊赛特sama的情感,就像我对昆茨埃特sama的一样。而我们,虽然倾慕的对象不同,但都是同样地无望,从他们彼此对视的眼神,我们就能够明白这一点。

尽管如此,我们依旧这样义无反顾。

西琪思化成了海水,格妮布在月之冕的攻击下碎为齑粉。

她们都离开了我,可是她们,是不是都比我幸福呢?至少,西琪思得到了一个承诺,尽管那个承诺显得如此轻飘飘,而且还带着仿佛是例行公事般的勉强;至少格妮布得到了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虽然留下那个微笑之后,她爱的人就带着黑水晶从她面前离去—或许是去找他那个银发情人了吧。

可是我能得到什么呢?这个问题只会让我迷茫。

唯一的慰藉,是我还有四名姐妹。她们对我不仅仅是队员对队长的服从,我们之间更多的,是真挚的友情,比水手服战士之间的更加牢不可破。虽然关于情感上的事情,她们除了安慰之外并不能给我更多,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至少让我相信,即使失去了西琪思、格妮布这些闺蜜,我也并不孤独。

决战来得如此之快,他一个人面对五名水手服战士,其中还有一个是拥有银水晶的月亮公主,可他却毫无惧色。我多想能够帮助他,哪怕只是为他挡一下攻击也心甘情愿。我不顾陛下直属妖魔的身份请战了,可是陛下却毫不客气地驳回了我的要求,而且懒得做出任何解释。

亲眼目睹着他,在银水晶的力量面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终于,那个黑暗帝国最强战士,被他自己的回旋镖击中。

我始终躲在暗处,双方都没有发觉我的存在。

我多想冲出去替他挡住那一支的回旋镖,可那是昆茨埃特sama制造的空间,我能看到他们,却无法真的进入他们那个空间当中。我只能看着他被飞镖击中的刹那,脸上骤然浮现的那种痛苦的表情,但是那眼神中的疼痛,却还不及佐伊赛特sama离开他那时候的十万分之一。

或许真的像姐妹们猜测的那样,这个失去了爱人的男人,根本就是想要借别人之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即使在消失前最后一秒,他喊出的仍然是佐伊赛特sama的名字,恳求他将他的灵魂带走。即使如此,我想他应该也是幸福的吧,至少曾经是。因为他爱的人,也是那么依恋和爱慕着他。

而我能做什么呢,除了嫉妒和绝望。昆茨埃特sama,他至死都没有在意过我的存在,虽然我的爱情也许并不比佐伊赛特sama对他更少。只是那爱情注定没有结果,我比西琪思、比格妮布都更加悲剧。

西琪思为杰戴特sama制定了近乎完美的作战计划,夺取人类的能量,最后是因为水手服战士的意外出现,才会失败;而葡萄妖,她为佐伊赛特sama做的就更多了,她帮助他得到了黑水晶,而且除掉了那个威胁他、抢他任务的同僚,群星之王。

可是我什么都没能为昆茨埃特sama做过。而现在,我能做的,就只剩下为他报仇了。

当Queen贝丽sama说,美达利女王陛下在有一点时间就可以完全复活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当美达利陛下复活之后,黑暗四天王会不会也再次作为黑暗帝国的先锋将军,重新站在女王陛下的战车之前,一如前世攻打月球那个时候呢?

但不管怎样,至少我可以为昆茨埃特sama报仇,这是我唯一能够为他做的了。我的姐妹们都明白我的心,她们说,她们也会不惜任何代价,无条件地帮助我、支持我。那一刻,我的眼眶有些发热。

我也曾经问过她们,我这样将她们一起都卷进来是不是太过自私,但是她们的答案,却让我定下心来:"就算现在不出战,水手服战士或许也总有一天要攻打黑暗城堡的。或者等到月亮公主使用银水晶的时候,我们最终也一样难逃一死。"

同样是一死,就让我为他做了最后这一件事,再去死吧。

因此,当陛下问谁可以去阻止水手服战士的脚步,我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这一次,陛下没有阻拦我,或许是因为,她实在需要阻拦水手服战士,来争取让美达利女王复活的时间吧。

迎着呼啸的寒风,我和我的四位姐妹,出现在北极的雪原之上。那满眼的银装素裹,又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他,那个仿佛是捻了亘古不化的白雪为发丝、融了至冷至寒的坚冰做眼眸的男人。他在另一个世界,应该已经找到了他恋人的灵魂吧,毕竟他那么强大,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倒他。

如果他在另一个世界里,抱着他那金发绿眸的漂亮情人的时候,能够瞥一眼这个自从没了佐伊赛特sama就再不能让他留恋的世界,也许会看到我在这里,为他,将最狠毒的报复倾泻给水手服战士吧。而我,已经没有任何奢望,哪怕连一声谢谢,一个微笑,我都不再奢求。

水手服战士,因为你们,他看着他的爱人在他怀里美丽地死去;因为你们,我看着我虽然只是单恋但依旧深爱的人,追随那个男孩到另一个世界。

水手月亮,你们给他的、给我的痛苦,我要加倍地还给你们。看着爱的人遭受折磨奄奄一息的感觉,我会还给你们,让你们也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痛。

我使用了幻象。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样很傻,水手月亮真的会相信,那个被吊在半空中奄奄一息的影子就是她的夜礼服假面吗?

但是她相信了,而且不止一次。我知道她一定会相信的,因为那种看着爱的人忍受痛苦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托她们几个小丫头的福,我也曾经体验过。而本来还不相信幻象的水手木星,在看到了她喜欢的那个名叫古幡元基的人类,也犹豫了,并且给了我们杀死她的机会。

在水手木星的攻击下,我损失了两个姐妹。但是,我很清楚现在还不是为她们难过伤心的时候。

我才不会像水手月亮那么傻那么脆弱,那个爱哭鬼竟然就已经想要投降了。水手月亮,你别急着投降啊,我还没报复够呢。

可恶的水手水星拦在了我们面前。不得不说在感情上,她确实太冷静了,我的幻象术对她仿佛并不起作用。但是,没关系,我有无数种方法杀死她。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竟然在被杀死之前,用最后的力气砸碎了我额前的宝石,让我失去了继续使用幻象的能力。不过,这也没关系,毕竟北极D点,是我们的地盘,水手服战士,你们就等着受死吧。

水手金星,和水手水星一样惹人讨厌。本来我偷袭水手月亮的时机掌握得刚刚好,可是那个金星却扑上来推开了水手月亮。既然这样,那么就让那个月亮公主再多活上几分钟,我就先从你开始吧。有传言说你也对昆茨埃特sama有着某种好感,作为一个普通的妖魔,我并不知道这传言有几分真实、几分杜撰。

不过,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你注定和我一样,只能在必然无果的爱情中收获绝望。想到这些,我竟然产生了一丝惺惺相惜的感觉。在这北极D点,你是我奉了女王陛下的命令要阻拦的敌人,我是阻挡着你们、并且想要你们公主性命的妖魔,也许我们之间,迟早会分出个胜负来。

但是…如果你也真的…那么在感情上我们都是一样的失败者啊,我们都败给了那个梳着金红色马尾的漂亮男孩。想到这些,我不禁有些恍惚,下手也就犹豫了一下。就在这一犹豫之下,水手金星抓住了最后一个机会,虽然她自己的生命也走到了终点,可是我又损失了一个姐妹。

只剩下火星和水手月亮了。我突然意识到,或许我能做的,也就仅限于此了。

最终我和水手火星同归于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看着水手月亮泪眼朦胧地望着她的伙伴,我也想起了我的姐妹们,想起了我爱的那个男人,想起了那个男人眼中唯一的那个他。

昆茨埃特sama的灵魂一定去了佐伊赛特sama灵魂所在的世界,我的灵魂又将何去何从?

真的不想再看着他们两人的甜蜜。尽管我如此地爱着昆茨埃特sama,但是每每看见他的眼睛里永远只映着那个美丽的少年,我又难免地被嫉妒撕扯着痛彻心扉。

也许,我该去找西琪思、格妮布,还有铃兰、凤仙,还有我的姐妹们吧。我们会继续在一起,放任自己的灵魂在天地之间漂泊。身为妖魔,恋上天王,或许本就不可能会有结果。

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仍然愿意,为自己单恋的人,付出一切甚至生命,就像我们曾经做过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