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在北京,邓文浩和尹秘书为了新的开发案忙的不可开交。北京邓氏一切的决策权在邓志杰手上,所以董事局里的人处处刁难,希望等到邓志杰回来在做决定。

"邓经理,邓总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吗?这个案子不能拖了。源峰的郑总要我们在明天中午把修改好的合约送过去。"尹秘书担心的问。

"尹秘书,我等会儿会在联络志杰的。你把修改好的合约拿来让我看看。源峰也真是的,一直给我们加价。我们用了他们的海鲜食材都几十年了,真是不给面子。"

尹秘书应了一声便出去取合约。整个公司里,尹秘书算是老将了。邓董事长为了防着邓文浩才把尹秘书放在他身边。邓文浩虽然已持有股权,但是如果他起了贪念,对邓氏、邓家,都是一种伤害。虽然尹秘书有'任务'在身,她经常都帮着邓文浩在公司里培育自己的势力。对尹秘书来说,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小父母离异,父亲又在邓氏起步之后因过度操劳而倒下。邓董事长把弟弟的股份都转到他唯一的儿子邓文浩的手上。这样他的生活受到保障,不需要为金钱而断送学业。

邓文浩算是懂事了。学业虽然没有年年名列前茅,但至少是优等的。到国外念大学的费用也有不用愁⋯⋯奖学金包含了所有的学费和住宿费。要不然邓氏每年分出的红利怎么可能支撑到现在。只可惜公司近年来大幅度的转变邓文浩都没有参与。股东们对他没有什么信心,所以公司的扩展项目都不肯让他负责。

企业家族和帝皇家一样,都是身不由己的。如果能够选择,邓文浩或许会留在美国而不回到北京。

"哥!你什么意思嘛?做事都没商量了!"

我被高紫媛在门外的怒吼惊醒。

邓婷婷揉着眼,四处张望。

"这件事我说了算!"高远山用了生气的语调反驳他妹妹的质问。

我和邓婷婷对视。我们都知道这件事上我们都说不上话。但是真的要吵下去,高家兄妹的感情就散了。

"婷婷,你怎么看?"

"我们一会到北京,紫媛就得飞台湾了。好像是和当地的茶商谈茶叶买卖的事。我觉得我们什么也别做会比较好。

"台湾?"

"对呀。因为我们餐馆越来越多人对台湾出产的高山茶有兴趣,所以我就提了建议给紫媛。肥水不留外人甜嘛。她觉得这事儿可行,所以就去办了。"

"那这事⋯⋯"

"我觉得呢,先让他们两冷静下来吧。我和哥哥会想法子的。"

邓婷婷躺回床上去,好一会儿都没出声。我以为她要睡着时,她又说话了。

"三年前,我刚开始和骏威交往时,哥哥也是很不高兴的。"

咦?就是传说中的兄妹情深吗?

"这让哥哥气了我好几个月呢。远山哥哥就一直给他劝,他都不听,还处处找骏威的麻烦。"

"还真想象不出你哥生气的样子。他的脾气太好了。"

"我也只见过他生气两次。但事这两次都把我吓死了。"

"喔?那第二次是为了什么?"

婷婷坐了起来,把头发从额头拉开。额头上有个疤痕,挺长的。但是因为靠近发线,才没有那么容易让人发现。

"我和堂哥在美国的盐湖城出了意外。就是他的未婚妻去世的那次意外⋯⋯"

"那你哥哥和文浩的关系不好是因为这个?"

婷婷猛摇头,"不是。我其实也不明白他们两的矛盾是什么。不聊这些了,快梳洗吧。我们的司机因该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