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Kunzite's Birthday

Disclaimer: Sailormoon is the property of Takeuchi Naoko, Kodansha and Toei Animation. All characters, settings etc. are used without permission. This is a fanfiction of Sailor Moon, for my interest in the KunZoi pair, and I promise that there is definitely neither illegal nor financial purpose.

~Oo*oO~

The story:

整整一个上午,没有任何人敢惹昆茨埃特大人。虽然所有人早都已经对他那没有丝毫表情的冰山脸习以为常,可是这一天,大家都看得出来,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帝国首席将军比平时更加阴郁冰冷,寒意袭人。

对于昆茨埃特的反常举动,尤其还是在对他而言如此特殊的一个日子里,安迪米奥忍不住私下里向杰戴特询问,知不知道昆茨埃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于殿下的这个问题,一贯循规蹈矩的杰戴特只能茫然地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了解情况。

涅夫莱特倒像是心里有数的样子。安迪米奥带着倩尼迪一起向他问起关于昆茨埃特的情况时,他豪爽地大笑着替那对情侣分别斟了一杯美酒请他们品尝,却对自己那位同僚近卫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至于佐伊赛特,安迪米奥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根本没见到过他。没有得到答案的安迪米奥终于失去了好奇心,毕竟相比起自己身边近卫的情绪,终究还他的情人倩尼迪更加能够吸引他的注意力。

昆茨埃特并不理会那些远远地见到他便唯恐避之不及地躲开的人们。别人说他冰山,显然不仅仅是因为他银白色的头发、淡银灰色的眼睛和白色的披风。事实上,身为帝国首席将军兼近卫首领的昆茨埃特在整个帝国最为著名的就是他那永远波澜不惊、深藏不露的冷漠态度。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的情绪反常到这种程度,那么就只能是和佐伊赛特有关的事情了。别人不知道,昆茨埃特自己心里可是一清二楚。那个"欺师灭祖"的叛逆学生…昆茨埃特想起刚才无意间看到的那一幕,双手又忍不住紧紧捏起了拳头。

虽然貌似冷酷无情,但昆茨埃特也并非不近情理之人。如果那少年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昨晚不能和自己在一起的话,他也不会强求那孩子。他也清楚凭着佐伊赛特那么聪明,肯定不会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所以昨天他拒绝自己,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

但如果这个"不得已的理由"就是今天和涅夫莱特手下的某个星宿鬼鬼祟祟地躲在一起密谋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话…如果不是顾忌到那毕竟是涅夫莱特而不是自己的手下,昆茨埃特早就想把那个大蜘蛛扔进多次元混乱空间了。

昆茨埃特心想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上午看到的情景,虽然只有一瞬间。

就在上午,偶然经过宫殿里某个人迹罕至的走廊,昆茨埃特突然远远地看到他心爱的佐伊赛特和涅夫莱特手下天琴星座的织女星韦德凑在一起低声交谈,昆茨埃特远远地站在走廊一边。角落里的两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仍然继续聊得十分投入。而韦德甚至不时伸出手,在佐伊赛特身上比比划划,而且…佐伊赛特竟然也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

如果不是因为投入于别的什么事情,一向敏感的佐伊赛特不可能感觉不到自己在这里偷窥。昆茨埃特十分了解自己的恋人和学生。又是什么事情让他那么投入,昆茨埃特认为自己已经看的够清楚—甚至对他而言已经过于清楚了。

那个女人已经将手伸向了少年制服上衣的扣子,冰山强忍着心中翻涌的妒意,从鼻子里发出了几乎连他自己都没有留意的一声冷哼,趁着佐伊赛特和织女星注意到有人看到他们之前,转身离开。

"这是我所见到过的最完美的身材呢。"韦德如此专注于手中的事情,以至于完全没有意识到昆茨埃特大人远远投来的冷冽目光,自顾地赞叹了一句。少年闻言,脸上浮起淡淡的红云,有些羞涩地一笑:"谢谢。"

少年的温和拘谨倒让织女星笑了起来:"别这么说,为美丽的佐伊赛特sama服务是我的荣幸。"美人脸上的红晕更加深了几分:"请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哈依,佐伊赛特sama。"以技巧娴熟闻名全国的织女星恭敬地行了个礼,微笑着补充了一句:"那么,佐伊赛特sama,我会在约定的时间去您房间找您的。"说完再次行了个屈膝礼,随后便退下了。

佐伊赛特甚至忘记回应韦德的礼节。他重新扣好制服的扣子,脸上的红潮还没有褪尽,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昆茨埃特显然没有听到这段对话。不过只是看到的那一幕,就足以让他的表情冷酷得能够冻死地球上所有胆敢直视他的生物。

当然,他绝不会将心中所想明确表现在脸上,更不可能说出他看到的事情。

面对安迪米奥殿下有些莫名其妙的关切,昆茨埃特也只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什么事都没有,谢谢殿下关心。"

"好吧,昆茨埃特,"性格单纯的安迪米奥问不出答案,也懒得多想,只是带着阳光的微笑说:"不管怎么说,生日快乐!"一边说着,他一边将一枚勋章饰扣塞进银发将军手里。

来自殿下的礼物让昆茨埃特的心情缓和了那么一瞬间。尽管上午看到的那一幕仍然像一根刺一样刺在他心里,他还是让自己表现出了和悦的微笑:"谢谢您,殿下。"

下午的时候,昆茨埃特又收到了来自杰戴特和涅夫莱特的生日礼物。他维持着平静的外表,也得体地表示了感谢,似乎并没有让别人再看出什么异常来。

不过昆茨埃特不知道的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涅夫莱特得意地拍了拍杰戴特的肩膀,带着些玩味地说:"我送他的那瓶上好美酒,大概他今天晚上会喜欢的。"杰戴特皱皱眉头表示不解,涅夫莱特却不再多说,自顾自地拍手大笑了几声,丢下仍然状况外的杰戴特自己离开了。杰戴特则摇摇头,继续回去做自己的工作。

临近傍晚,佐伊赛特仍然没有出现。身为帝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昆茨埃特收到了很多生日礼物。可是那些礼物统统被他丢在办公桌上,甚至没心情看一眼。

临近傍晚,他那金红头发的漂亮情人仍然没有出现。昆茨埃特坐在办公桌前叹了口气。

或许他不应该感到意外的,佐伊赛特毕竟是个男孩子。这样想着,昆茨埃特突然感到一种夹杂着巨大失落的惶恐,那是一种他从没体会过的感觉。

那个少年那么美丽优雅、聪明灵动…他可以得到他想得到的任何人。昆茨埃特始终觉得自己能够得到佐伊赛特,是命运对自己的眷顾甚至宠溺。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天佐伊赛特会选择离开自己。

当一簇蔷薇花瓣悄悄出现在他身后的时候,那冰山还在冷酷地盯着堆满了办公桌的礼物。他感受到身后的动静,也知道那是谁。上午看到的一幕突然再次在他头脑中闪现,几乎没来得及想一下,昆茨埃特突然冲动地劈手攥住了身后人的手腕。

然而当他回过头的时候,昆茨埃特不由得愣了一愣。确实是佐伊赛特没错…但是却没有穿着他平时的制服,而是穿着…婚纱。金红的头发散着,还戴着头纱。如果不是平坦的胸部,几乎所有人都会将他认作是一位美丽的新娘。

"昆茨埃特sama,您…弄疼我了。"少年柔顺的声音让昆茨埃特醒过神来。他几乎是无意识地松开手,随即却又不由自主地将情人揽在了怀里,抱着他坐在自己腿上:"佐伊赛特?"

佐伊赛特乖巧地偎在情人和老师温暖的怀抱里,在他肩上轻轻地蹭了蹭:"昆茨埃特sama,其实,我一直都想…能够这样嫁给您…"话没说完,美人的脸上已经腾起两团火烧云:"特地选在今天,就是想要给您一个惊喜,为此还特地请涅夫莱特召唤了他手下的星宿来帮忙…"

少年还想说什么,昆茨埃特却已经揭开了他的头纱吻住了美人的樱唇,将佐伊赛特接下来的话和他的吻一起吞了下去。

等到他们为了避免窒息而不得不暂时分开的时候,昆茨埃特突然坏笑起来:"那么,佐伊赛特,这就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吗?"没等回答,他已经伸手开始解开裙子上的缎带:"那么,你不介意我现在开始拆礼物吧?"

佐伊赛特红着脸,柔顺地抱住情人宽阔的肩膀偎进他怀里,低声呢喃:"生日快乐,昆茨埃特s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