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isite's Gone

Author: JR-Chan

Disclaimer: Sailormoon is the property of Takeuchi Naoko, Kodansha and Toei Animation. All characters, settings etc. are used without permission. This is a fanfiction of Sailor Moon, for my interest in the KunZoi pair, and I promise that there is definitely neither illegal nor financial purpose.

The story:

从星光塔回来,昆茨埃特抱着佐伊赛特。他受伤了,一直闭着眼睛,头靠在他的胸膛上。他低头轻吻了佐伊赛特的额头,他没有睁眼,只是右手抓紧了昆茨埃特的衣服。"佐伊赛特,"佐伊赛特疲倦地睁开了眼睛,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帝国的走廊里,贝尔女王正在前面的大厅里等着他们汇报情况。

佐伊赛特明白起来,没有让昆茨埃特多说,他示意昆茨埃特把他放下来,还说他已经好多了。他已没有一丝兴趣赴命,他最担心的莫过于这次自己真的不能再得到宽恕。"你这样真的可以吗?"昆茨埃特关心地问。不知女王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在等待着他和昆茨埃特。但这次自己任务失败,他真的不想牵连到他的昆茨埃特。"昆茨埃特sama,不用担心。"

看见佐伊赛特和昆茨埃特二人走来,女王并没有打量他们一下,依旧像往常一样双手不停地在水晶球上来回拂动。大厅里流动着阴郁,惊悚的气息。

良久,女王终于开口了。"让月亮公主苏醒,甚至连银水晶都被抢走了,真是太不象话了,昆茨埃特!"这次女王的怒喊第一次在佐伊赛特心里掀起一阵颤抖。昆茨埃特连忙向女王解释,语气尽量镇静。他知道只有惩罚才能消解女王的怨气,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好吧,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女王说着,然后转向了任务失败还想害死夜礼服假面的佐伊赛特。"佐伊赛特,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吧?""请等一下,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违背我的命令,想杀死夜礼服假面,不是吗?""这…这是因为…""你以为你能骗得过我贝尔女王的眼睛?"

"这件事我愿意负责!"看情势不对,昆茨埃特连忙说,他希望能把女王的怒火从佐伊赛特身上引开。但一切都来不及了,眼见一大股紫色的能量从女王指尖发出。"请等一下!!!"昆茨埃特再次试图使女王从怒火中清醒过来。说是迟那时快,紫色能量已瞅准了他右边的体力不支的佐伊赛特,"轰"的一声将他打倒在离自己近十米的地上。

这一切也就离他的话音落地不足两秒。昆茨埃特傻了。他茫然地伸出手,茫然地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佐伊赛特。张张嘴,但脑袋里一片空白。这时,他转过头,看着女王。他不能怒,不能惊,他不能在这个残暴的女人面前表现他对佐伊赛特一丝的关心,否则,他不知道还会有什么灾祸降临在他们头上。

女王站起身,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佐伊赛特,吩咐道:"把那个废物处理掉!"然后就带着安迪米奥去见梅塔利亚了。"是…"

再一次把佐伊赛特抱起来,他发现佐伊赛特像睡着了一般,光看他平静的脸色根本不能判断他已经快要死了。昆茨埃特避免自己再去看佐伊赛特的脸,他怕自己会体力不支,他更害怕这是一个梦境。

"佐伊赛特,"再一次地轻声呼唤。就像每一个清晨昆茨埃特在佐伊赛特耳边叫着他的名字让他起床一样。睡美人像是从梦中被叫醒了,回过脸来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就像每个清晨他会做的一样,这次,他自己再也起不来了。

昆茨埃特调整了自己的表情,扶着他起来,搂住了他。他更怕看到他的笑颜,那必将是以后他无数次纠结的根源。"佐伊赛特,我已经请求女王让你复活了,可是…"佐伊赛特无力地笑了:"我已经很开心了,能够死在你的怀里。"

在佐伊赛特看不到的地方,昆茨埃特的表情悲伤极了。如果这次不是他说服佐伊赛特回来以期得到女王的宽恕,也许他们可以逃到没有女王的管辖的地方。他本来计划着一切的责任都自己承担,可没想到那个女人在夜礼服假面的事情上如此偏执。

"在那个女人面前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预料到的,"昆茨埃特一惊,佐伊赛特听到了自己的心声。在这个时候,他难道还可以…"昆茨埃特sama,我走了,可我真的很担心你在这黑无天日的帝国里将会怎样生活…我早已经够了,现在,我真的很快乐。"昆茨埃特用手轻抚佐伊赛特的后背。

在佐伊赛特最后的请求下,昆茨埃特为他带来一场樱花雨。他用手接着漫天飞舞的花瓣,终于有一片落在了手心。

就像他卑微的存在,从无须换来更多的关注,哪怕一点小幸福,就足够让他满足了。"这是我的心呢,昆茨埃特sama,"他看着手里的花瓣,再看看昆茨埃特,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最卑微的幸福都被抢走了,在这最后的最后,他已经说不出什么了。

"多谢你满足我最后的愿望…"说着,他的手垂了下去,再一次,在昆茨埃特的怀抱中安眠,他最讨厌被打扰,这次终于能安心地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