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cript


后记:
"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
"为什么要让你知道?"
"你知道这样做很愚蠢吗?"

"牺牲这么大值得吗?"
"你是指外在的那些东西吗?"女人看着身边熟睡的婴儿,"这不都在吗?"
"愚蠢!如果…我是说万一…"男人有些嗔怒。
"万一你选择了别人是吗?那我会一直追,直到追到你…或者我的生命终止…"
男人紧紧地拥着自己的妻子不想再让她说下去,医院的护士识趣地退出了病房,婴儿好像被父母的声音吵醒了,不耐烦地翻了一下身表示抗议…夜已经深了,不知道明天又会迎来怎样的一个日出。但无论是什么,男人知道至少现在的他已经非常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