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lousy

吃醋

Co-Author: Moonlight Outsider, Suyisaite and y1然孩子气

Disclaimer: Sailormoon is the property of Takeuchi Naoko, Kodansha and Toei Animation. All characters, settings etc. are used without permission. This is a fanfiction of Sailor Moon, for the interest in the KunZoi pair, and we promise that there is definitely neither illegal nor financial purpose.

The story:

昆茨埃特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右手搭在桌上,手指下意识地轻叩这桌面。明明还有许多任务要完成,怎么会觉得的这么无聊呢?

冰山的脑袋恐怕也是给冻住了,想了一会儿,他才突然意识到,最近佐伊赛特可是很久没有粘过他了。想到这里,昆茨埃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有些怀念涅夫莱特,因为涅夫莱特活着的时候,他的小猫咪经常去骚扰那个群星之王,每次受了委屈都要跑到自己身边来撒娇哭诉,求得安慰。

与其说怀念涅夫莱特,不如说是有点怀念涅夫莱特无意间带给自己的福利吧。

可是自从涅夫莱特化成星光消散,佐伊赛特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黑水晶之后,这个漂亮少年却一天比一天更忙起来。七块彩虹水晶的宿主,七个最强妖魔,哪一个都够他折腾一阵子。而且还有那可恶的水手服战士和夜礼服假面一再捣乱。

如今七块虹水晶已经出现了四块,可是佐伊赛特手上只有两块,Queen贝丽sama给他的压力一天比一天大,也难怪他忙得连过来跟自己撒娇的时间都没有啊。

可是佐伊赛特,你不知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吗?昆茨埃特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却微微叹了口气。


如果他忙得没空来找自己,那么自己就去看看他吧,对于自己的爱人也没有必要摆四大天王的架子。

出现在佐伊赛特身边的时候,他正全力用黑水晶显现下一个彩虹水晶的妖魔,专心的似乎都没有发现自己,这个少年虽然在自己面前是百般柔情 但是真的对于工作他还是一个非常严谨的战士,毕竟是自己一手培养的孩子…

"昆茨埃特sama" 整个气场抖了一下,恢复正常。少年俨然感觉到了爱人的气息,妖魔需要专心的召唤,不能有一点点分心,如果来的是其他人,佐伊赛特一定会冰凌伺候,可是现在来的是自己的爱人。

原以为少年没有发现自己,结果…突然昆茨埃特决定要惩罚一下这个不专心的小家伙


心里想着,昆茨埃特表面上却仍冷漠如常。他貌似不经意地站到佐伊赛特身边,看着他重新集中起精神,唤出第五个最强妖魔的影像,一个名叫理香的女人出现在黑水晶显示的投影当中。

佐伊赛特一板一眼地介绍着理香的情况,丝毫没留意到在他爱人的嘴角上,一丝难得的坏笑一闪即逝。

"真是个美人呢。"昆茨埃特随口说道。其实那女人的容貌不过就是看得过去而已,比起自己的绝色情人,差了实在不是一星半点,不过…

果然,一切都在昆茨埃特预料之中。

"昆茨埃特sana!她只不过是个下等妖魔,可我…"佐伊赛特委屈的表情梨花带雨,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昆茨埃特忍不住想要去搂住那个委屈的少年,可是他的小猫咪还不乐意着,用力地甩开他的胳膊头扭到一边生闷气。

"嫉妒和美丽的你并不相称。"昆茨埃特忍住阴谋得逞的笑意,深情地说。可是佐伊赛特并不理他。

"佐伊赛特。"于是昆茨埃特又温柔地轻唤一声,佐伊赛特却赌气地回应:"我没听到!"

昆茨埃特忍不住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的恋人这副样子,就是等着他去哄呢。

"佐伊赛特,即使这支玫瑰也不如你更美。"昆茨埃特sama的气息轻轻地吹在耳边,痒丝丝的,佐伊赛特忍不住回过头来,便看到了昆茨埃特变出来放在他面前的粉红色玫瑰。

"昆茨埃特sama!"佐伊赛特惊喜地投进昆茨埃特怀里:"我一定为您找到彩虹水晶!"

昆茨埃特揽着少年的肩背,轻轻抚摸他柔顺的金红色卷发,凑在他耳边道:"佐伊赛特,不要让自己太累了,适当也该休息一下,换换心情。"


佐伊赛特刚想像往常一样乖巧的答应,可转念一想,之前已经出现了四块彩虹水晶,到手的却只有两块,Queen贝丽女王似乎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况且,在最近的几次召见中,女王看自己的眼神也是一次比一次冷,唉,这种事怎么能让它继续下去 ...

想到这,佐伊赛特便微笑着说:"昆茨埃特Sama,谢谢您的关心,我不累,真的,能为您收集彩虹水晶是我的荣幸",说完,轻轻挣脱了昆茨埃特的怀抱。

"佐伊赛特 … "

已经用花瓣浮到了空中,下一秒就可能消失的佐伊赛特听见爱人呼唤自己,不禁闪过一丝慌乱的神情,是啊,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这么不听昆茨埃特Sama的话呢,他会不会生气呢?

"佐伊赛特,收集彩虹水晶是没错,但若继续照你之前的方法收集的话,恐怕又要空手而归的。"

"嗯?昆茨埃特Sama?您的意思是?"带着疑惑的语气,佐伊赛特慢慢地从空中落了下来。

还没等他的双脚挨到地面,昆茨埃特便用瞬身术飞至他的身旁,用手抱住佐伊赛特的腰,和他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了,空空的城堡只留下了淡淡的蔷薇香。

"昆茨埃特Sama,您这是要做什么?"环顾四周,佐伊赛特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两人的卧室。

"你说呢?"昆茨埃特伏在佐伊赛特耳边轻轻地反问,把他抱到了床上。

"昆茨埃特Sama,我们不是该讨论作战计划吗?为什么您会…"面对近在咫尺的昆茨埃特,两朵红云飞快地飘上了佐伊赛特的脸颊。

"佐伊赛特,欲速则不达。我以前应该教过你吧 "

"可是我… "佐伊赛特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再也无法出声,两片温暖的唇已经覆上了他的嘴。

缠绵而深长的吻,持续了一分多钟。

"你需要休息,佐伊赛特。"昆茨埃特站起身来,替佐伊赛特盖好被子。然后坐在床头看着依旧浮现着红云的佐伊赛特。

"是…昆茨埃特Sama "的确已经很累了,佐伊赛特没办法再强撑下去,答应到。

握着爱人的手,佐伊赛特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熟睡的佐伊赛特,昆茨埃特不禁摇了摇头,轻轻的把手抽出,一个瞬身又返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了。